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2009年5月14日  

2009-05-14 14:3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谈毛左

     世界各国的政治框架中均有左右派之分,区别是各自的“基点”不同。比如,美国的政治就是以民主、共和两党为代表,在更平等还是更自由上,围绕着自由民主、人权、平等等普世价值这个基点,左右摆动的。而当下中国的政治基点是“改革开放”,右翼力量质疑“改革开放”,要求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相配套,进而追求普世价值,要求构建公平正义的规则和机制;而左翼势力反对“改革开放”,拜毛为神,奉毛思想为圣典,梦想复归毛时代,所以,有人把他们冠之以“毛左”,不无道理。

    任何一个时代,总有一些人怀旧、意欲复古,这是再自然不过的现象了。可是,当下以张宏良、孔庆东等人作为吹鼓手的“毛左”们借助当局的有意无意的纵容,毫无顾忌地鼓噪他们那套“救世理论”,实际上起到了唤醒和加深了民间一部分人的怀旧情结,笼络了一些头脑简单、不谙世事的年轻人的作用。他们已逐渐走上台面,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倒退势力。这就与民国初年的保皇党如出一辙.不过,对此也不必太在意,因为笔者确信,靠他们那套自相矛盾的“毛左理论”去蒙人,形成不了什么大气候的。

    首先 “毛左”们常自诩为穷苦人利益的代表,为穷苦人说话。可是在失地农民、下岗职工和遭受司法不公待遇的普通民众的维权运动中,见不到他们的身影,而且持有否定态度,反映他们以权为本而非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他们倡导“集体主义精神”,但从来不认可民众的个人权益和价值,然后还说他们代表民众,让人难以理喻。其实,老百姓从来不是他们的目的,而是实现其热心拥戴的专制权力的工具。历史的事实是,被他们奉为圣主的毛通过“打土豪分田地”征得了农民的心,使其获得了政权,可之后又通过人民公社化从农民的手中夺走了土地,并通过二元化的城乡隔离制度把农民贬为“二等公民”。在保有官僚阶层特供制度之下,毛给了工人以高于“地富反坏右” 政治身份,并鼓动他们及其子女——红卫兵积极参与他的打击政敌、维护其皇权的文革;之后,为了恢复混乱的秩序和解决严重的就业问题,毛一声令下,就把有功于他的一千多万知识青年(红卫兵)赶到农村去遭罪,美其名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当年知情的大好青春被革命造反和上山下乡所耗费,不完整教育使他们中的大多数无法适应市场经济,使之成为如今率先“下岗”的弱势群体。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将逐渐认清这一点,“毛左”们若想再忽悠下去,笔者建议他们再拿出毛的 “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愚民政策来试试。

    其次,“毛左”们以反“剥削”为名,要求回归过去所谓的“公有制经济”。 “毛左”们的荒唐在于从根本上搞不清人性问题,认为通过“斗私批修”、“很批私字一闪念”就可以把“人性本私”改造成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了。因此,他们也解不开、或者说按照现代企业管理理论也不想解开国有企业的“大锅饭”和效率低下等难题;他们认为“公有制经济”可以完全消除“剥削”,不知道名义上人人所有的“公有制经济”实际上是特权者实际控制和受益的“官有制经济”;他们厌恶和排斥“资本”,不顾及“资本”是组织现代企业经营所必不可少的基本生产要素之一,而既然需要“资本”,就必须使其获得合理的回报(即利润或者说剩余价值),当然,这种“合理的回报”应该在民主法制之下工人自己的工会与资方公平谈判的基础上获得;他们追求绝对的公平,意欲消除一切差别,实质上是平均主义,即所谓的“干多干少干好干坏一个样”,压制能人的脱颖而出和技能发挥,结果把企业搞死,造成普遍的绝对贫穷。针对时下一些西方国家采用国有化手段治理其金融危机的做法,“毛左”们如获至宝,似乎找到了社会主义制度优越、自由市场经济无效的例证,十分可笑,不值一驳。

    还有,“毛左”们还惯常舞动另一部旗帜——爱国主义,靠鼓动民族主义情绪来为其行为增添合理性和正义性。那么,他们真的爱国吗?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吗?回答当然是NO! 众所周知,他们所信奉的西方德国那个老马的主义是不讲“祖国”这个概念的,而是志在“解放全人类”。 1931年9月18日,日军入侵中国东北,而在同年11月7日,毛在江西瑞金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该共和国宪法第十四条规定:“中国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毛所策划的“西安事变”给D以绝好的喘息时机。接下来的8年中,毛采用消极抗战策略,尽量避免与日军正面交锋,到后方去“扩大革命根据地”;而在正面战场上让国军与日军死磕,消耗老蒋的实力。其实,专制统治者更爱他们的权力,权力高于一切,在权力与国家利益受到威胁时,他们宁愿选择保护权力而放弃国家利益。时至今日,“毛左”们仍然全面继承着毛的“阶级斗争哲学”,喜欢给国人划分阶级,然后制造仇恨,怂恿他们相互斗争,甚至相互残杀,于是他们便“其乐无穷”了。“毛左”们似乎很爱一部分国人,同时又仇视另一部分国人,难道国家就是这样爱的吗?历史将证明他们是名符其实的败国贼。“毛左”们全力主张“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可是,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解释当初他们的同类“破四旧”、“砸文物”、“批孔” 等反传统的行为的;也不知道他们所承接的中国农民革命传统中的痞子、流氓精神是如何与中华传统文化的内核——“仁义礼智信”相协调融合的。

    最后,归结成一点,“毛左”们就是以反改革开放为己任,同时视自由派知识分子为洪水猛兽,把普世价值当做“地狱”的召唤。他们似乎看不到邓与毛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同样是为了红色江山永不变色。不同的是,毛的“折腾”是想要在不变色的前提下树立他个人的“马克思 + 秦始皇”的权威,而邓的“改革开放”是想要救D,稳固D的执政地位,维护既得权力者集体的特权。他们认为,当下两极分化、腐败愈演愈烈、道德沦丧、国有资产流失、生态环境恶化等问题,是改革开放本身造成的,是因为毛没有活到现在,于是便毛从纪念堂那个水晶棺里重新站起来救世。与反邓相比,他们更恐惧于自由派知识分子民主宪政的主张,因为对于邓体制他们尚可寄予希望,但如果真的民主法治、权力受制约了,那就真的没有回到“毛时代”的可能性了。与当局不谋而合,他们极力用“国情论”和“特色论”去对抗普世价值,尤其是一想到美国攻打伊拉克,萨达姆被吊死,伊拉克从此走上了民主自由的道路就心惊肉跳,愤愤不平。不过,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非几个“毛左”以及任何顽固势力所能阻挡的,秋后的蚂蚱还能扑腾几天呢?想必这也是“毛左”们悲哀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