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2011年11月09日  

2011-11-09 07:4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蛮西施:揭秘民国上海滩黑社会大姐大畲爱珍

  现今的人,说起畲爱珍,知道这个女人的并不多。说起吴四宝,大家只知道他是上海滩的一个白相人,跟我们现在经常说的黑社会混混是一个道理,说起另一个人物胡兰成,大家更是耳熟能详,知道他不仅辜负了张爱玲这个大才女,还知道胡兰成简直是女人的克星,每一个他遇到的女人,都掏心掏肺地对他,可是他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放在心上。但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胡兰成在遇到吴四宝的遗孀畲爱珍之后,就再也没有找过其他女人,这个自诩风流的男人,服服帖帖地拜倒在这个女人裙下,服服帖帖,恩恩爱爱,并且白头偕老。

  这个畲爱珍,究竟有什么魅力,竟然把张爱玲都控制不了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她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上海滩女流氓走上不归路

  畲爱珍的祖籍是广东,自小在上海长大。由于耳熏目染,对上海的门派和黑帮比较了解,也算是老上海了。她的父亲叫畲铭三,是一位茶叶商人,也经营一些火腿鸡翅等小商品,虽说是小本小利,可是由于畲铭三头脑灵活,也很会照顾黑道白道上的人物,所以,到了畲爱珍出生的时候,家境是非常富裕的。

  畲爱珍是畲铭三最宠爱的三姨太太所生,这个三姨太,年轻貌美,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畲爱珍降生后,虽说是个女孩子,可是生得眉清目秀,眉目之间既有母亲的美貌,又带着一股男孩子才有的清爽气质。性格也很是果敢跋扈,说起话来,快言快语,非常的爽利。

  本来,畲铭三对女孩不是很看重,在大家族里,能够振兴家业的,还是儿子,可是,畲爱珍却比起男孩还要泼辣勇猛,爬墙上树,打架斗殴,无所不做,还经常把欺负她的邻居小孩子打破了头。

  畲铭三觉得这个女儿将来不是等闲之人,于是对这个女儿格外的看重,他把畲爱珍送进学校读书,这所学校叫启秀女中,是如今上海市启秀实验学校的前身。位于上海市思南路香山路,已经是一所具有人文底蕴的百年老校。

  畲爱珍在学校里,并不喜欢读书,已经步入青春期的她,出落得越发秀美,她已经不满足于在学校里过死板读书的日子了,对于她来说,还有更广阔的视野在等着她。

  作为一位出众的美人儿,虽说女中里没有男同学,可是,每一次上学放学,她都会遇到一些社会上的混混,开始的时候,这些混混就是挑衅滋事,后来见畲爱珍也并不反感他们,他们就开始对她前呼后拥起来,有的还跃跃欲试,打算把她追到手。

  畲爱珍的心活泛起来,她觉得被这些混混们追求,是一件满足虚荣心的事情,她接受了混混们的邀请,去看电影,或者去舞厅跳舞。

  畲爱珍第一次觉得上海还是这么一个奇妙的地方,以前,由于父亲管教严格,很难得去舞厅,她见识到了这个社会上另一种光怪陆离的生活,她渐渐沉溺于此,把父亲对她的希望置之脑后。

  那个时候,有一个姓吴的富家子弟,他对于风流俊俏的畲爱珍很是喜欢,畲爱珍对他也算是有意,可是,追求畲爱珍的男子太多了,她是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引来了很多的蜂蝶,畲爱珍喜欢被这些男子包围在中心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就像皇后一样,指使着这些男子为自己服务,是一件很得意的事。

  吴姓男子对畲爱珍很是迷恋,对于畲爱珍的引蜂招蝶,心里就跟猫爪似的,恨不得马上就得到这个女人,于是,吴姓男子在一次舞会之后,把畲爱珍请到了一家酒店,说是请畲爱珍吃饭。

  畲爱珍虽说和好几个男子关系暧昧,可是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毕竟年纪尚小,母亲为了让女儿以后嫁个好丈夫,也经常告诫她,不要和一些男人单独在一起,以免玷污名声。

  畲爱珍毕竟还是忌惮一些男女单独相处的,可是,那天她有点儿饿了,又经不住吴姓男子的苦苦追求,她也就没有戒心,跟着他去吃饭,结果,这个姓吴的混混,把畲爱珍灌醉后,把她搀扶着进了一间宾馆,那一夜,畲爱珍失去了贞操。

  畲爱珍从此后就成为了不良少女,她几乎天天和吴姓男子厮混,不久,就怀了孕,畲铭三本来对这个女儿抱着很大的希望,希望她进学校,受到教育后,成为一个知书达理、体面生活的人,毕竟畲家的祖先曾经是清朝的官员,自己做了商业这行,觉得很是辱没祖先的遗风。

  见到女儿怀了孕,畲铭三就对畲爱珍说,你去香港把孩子处理了吧,我还供你读书,让你去国外留学。

  畲爱珍的想法和父亲正好相反,她不喜欢读书,觉得父亲的想法并不高明,她还愿意留在上海滩玩,就回绝了父亲,她想嫁入吴家,吴家这个少爷,生得也算是白净,畲爱珍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

  可是,吴家这个少爷,并不打算娶畲爱珍,他也就是抱着玩玩的态度,打算把畲爱珍甩了。可是,他没想到他惹的可不是平常的女子,一般性格温和的女子,被玩弄之后,最多忍声吞气,畲爱珍自小泼辣,争强好胜,岂肯别人辜负了自己?她寻死觅活,一次次去吴家大吵大闹,在她的威胁下,她得以成功嫁入吴家。

  按说,吴家的产业也不算小,畲爱珍进了吴家后,日子过得还是很不错的,不久,她就生了一个儿子,成为母亲后,畲爱珍心性就收敛了很多,儿子越来越聪明可爱,她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这个儿子身上。

  畲爱珍的丈夫厌倦了畲爱珍之后,他又重新寻花问柳,出入于舞厅酒肆,畲爱珍和他争吵,争吵之后,两人还打破过头,这时候畲爱珍才发觉,年少的情感,就是一阵风,他们根本就没有感情。

  畲爱珍很失望,她第一次后悔了,这个时候,九岁的儿子,得了猩红热,竟然夭折了。畲爱珍痛失爱子,本来就对这桩婚姻失望的她,一不做二不休,带着平日攒下的贴己,索性离开了吴家。

  回到娘家后,畲爱珍觉得父母已经对她的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弯。父亲畲铭三见女儿不争气,早就对畲爱珍冷了心,母亲也经常骂畲爱珍不知好歹,不好好去读书,偏偏和混混结婚,这下子,什么前途也没了。

  畲爱珍在家里待不下去,觉得自己也算是出阁的姑娘了,不能赖在家里。于是,她离家出走,并且希望自己找工作养活自己。

  当吃饭问题摆在眼前的时候,畲爱珍不得不放下尊严,去做工厂的女工,她觉得太累,不得已,她做了施德之的丫头。施德之是上海著名的三大骗子之一,当年在上海,创立了一种神功济众水,风靡上海,由于畲爱珍嘴巴很甜,长得也很清丽脱俗,施德之不久也就对畲爱珍动了心,把畲爱珍收做了妾。

  畲爱珍本来也是大家户的女儿,落到如今这一步,也是不得已的一件事情,可是做人的妾,毕竟不是她的理想,不久,她就厌倦了施德之,施德之说话有点娘娘腔,办事也没有男子汉的气概,和这样半阴半阳的男人住在一起,畲爱珍觉得窝火。

  畲爱珍以前常和上海滩的黑社会混在一起,木讷的男人,她还有点瞧不起眼。

  于是,畲爱珍重新回到了社会上,她重新结识了一帮混混,为了谋生,还去赌场,做了摇缸女郎。摇缸女郎,顾名思义,就是赌徒们下赌注时,那个摇缸的女司仪,现在在澳门一带,叫做荷官。在旧社会,女人别说出入于赌场,就是和赌字沾边也是一件惊天破俗的事,除非是一些已经被坏了名声的女人,才会去做摇缸女郎。而且,做这个职业的女孩子,都要漂亮,嘴巴会说,还有具有一定的震慑力。

  畲爱珍的性格很适合做这个职业,她爽利,聪明,能放下架子和一帮赌客调笑,又能威风八面,具有一定的“气场”。

  赌场很需要这样的人才,所以畲爱珍在里面混得还算是游刃有余,名气渐渐也响亮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得到了“花会女王”金宝师娘的赏识。

  金宝师娘是上海滩有名的女流氓,看到畲爱珍伶俐美貌,也很泼辣,就把畲爱珍收了做干女儿。畲爱珍巴不得攀上这棵大树,要知道,金宝师娘的丈夫,就是青帮的大人物――季云卿。

  此时的畲爱珍就如猛虎长了翅膀,依傍着季云卿和金宝师娘这两棵大树,在上海滩耀武扬威,由于她肌肤白润,身材妖娥,很多的黑社会成员,对她是垂涎三尺,可是,又慑于她是季云卿的干女儿,一时对畲爱珍献媚送礼的很多,但是还不敢对她造次。

  畲爱珍在这种恭敬巴结的气氛里,渐渐觉得生活对她还是不薄的。
  宁坐在宝马车上笑,不坐在自行车上哭

  畲爱珍和吴四宝之所以能成婚,得益于季云卿的介绍。

  吴四宝本来是一个鲁夫,胸无点墨,畲爱珍学习虽说不好,毕竟也上过几天学,也是一个受过中等教育的女子,怎么会看上吴四宝呢?

  其实,吴四宝做人还真有一套,有人说他是上海滩的魔王,小孩子听到“吴四宝”的名字,就会吓哭。当时,他的名头,甚至和当时黑帮的头目杜月笙、黄金荣齐名。

  小时候的吴四宝,可没这么风光。他的父亲过得很穷,在上海租界开老虎灶卖开水。在旧上海,有很多这样的老虎灶,它的形状是一种类似于老虎的灶台,前面一个张嘴的阖口,后面一个尾巴,所以叫它老虎灶。喝水的人,来打一壶开水,也就一文钱,放在毛竹筒里,吴四宝在一边帮忙的时候,经常偷竹筒里的钱,偷了钱就去上海滩游玩,买点心,逛城隍庙。后来他就跟着一些混混打打群架,一天书也没有读过,却也在上海滩混得有了一点小小的名气。

  后来,吴四宝长大了,就和哥哥和嫂子分了家,姐夫领着他去跑马厅,做了斯马童。

  上海的跑马厅当时是远东最大的跑马基地,是英国人建立的,是一种和赌博相关的游乐场所。当时的吴四宝在给洋人马立斯牵马的时候,由于他生得比较高大,又喜欢惹是生非,竟然还得到了一些外籍巡捕的欣赏,并且与他结交。

  吴四宝娶了妻子后,妻子看不起他,和别的男人有了关系,吴四宝一气之下,就把那个奸夫给噼死了。

  后来他逃离了上海,投奔了张宗昌的军队,过了几年后,他觉得部队的日子太苦了,整天除了打仗就是行军,还没在上海做“混混”风光自在,于是,在他三十九岁的时候,他脱离了部队,带着女儿重新回到了上海滩。这个时侯,他觉得自己也老大不小的,还和小混混们在街上胡吃海闹,已经不符合身份,于是,他很聪明地投靠了当时的上海小八股流氓头子之一张鑫宝,给张鑫宝当了司机。

  张鑫宝就是靠着倒卖鸦片,舞厅起家,住着小洋楼,开着小轿车,吴四宝身无分文,可是他还是很会巴结讨好上一层流氓组织的,他渐渐成了张鑫宝的心腹,张鑫宝觉得吴四宝是个够义气的人物,就和吴四宝拜了“先生”,也就是张鑫宝成了他的师傅,吴四宝跪在地上,“砰砰砰”给张鑫宝磕了三个头,为了能做人上人,在上海滩流氓界站住头脚,吴四宝什么尊严也不顾了。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吴四宝认识的人多了,又结识了青帮的季云卿,季云卿是青帮“通”字辈的大流氓,和黄金荣是拜把子兄弟。如果说,以前的张鑫宝是二等流氓的话,那么季云卿就是一等流氓。

  吴四宝又成为了季云卿的保镖,当时的上海滩主要有两大帮派,除了青帮,另一派系就是洪帮,两派之间不时有摩擦。

  那一天,季云卿正在家睡觉时,洪帮的两个刺客进了季云卿的屋子,多亏吴四宝警觉,一枪一发子弹,两个保镖当场毙命,后面接应的刺客,也都被吴四宝制服,那一次,季云卿非常感谢吴四宝,要不是吴四宝像条狗似的忠诚于他,说不定季云卿早就成了枪下之鬼。

  以后,季云卿对吴四宝多加重用,后来李士群成为了汪伪政府的爪牙后,季云卿更加不可一世,因为李士群就是青帮的人,相当于季云卿的门徒,李士群对青帮老大也是恭敬有余,为了壮大76号的势力,李士群要季云卿给自己几个手脚干净的弟兄。

  因为以前的多次暗杀行动,汪伪政府的特务都不能很好地完成任务。季云卿也很想在76号安排自己的人,就介绍了两个徒弟,可是这两个弟子,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季云卿的推荐,其实有些黑道上的人物虽说目无法纪,可是帮着日本人做事,残杀中国人,这一点也是很不愿意去做的。

  于是,季云卿就推荐了自己的保镖兼司机吴四宝,吴四宝没有想那么多,他觉得到了76号,不仅有武器,还能控制很多生意,捞到大把的钞票,就很痛快地答应了这个差事。

  吴四宝进了76号后,果然行事利落,做事狠辣,很多出名的惨案,就都是在他的策划下完成的,李士群对吴四宝开始倚重,还给了他一个警卫队长的职务。

  从此以后,吴四宝在管辖区内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很快就积累了第一桶金,第二桶金……跟所有的黑社会敛财手段差不多,吴四宝进了76号之后,所有的赌台每个月都要向76号交纳一定的“抽头”,吴四宝也很舍得给李士群和丁默行贿,所以76号这两位重量级的人物,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在这段时间,吴四宝还干了一件徒弟杀害师傅的事情。张鑫宝,也就是吴四宝以前的师傅,吴四宝曾经对他磕过头的二等流氓,他也经营了一家赌场,由于张鑫宝没有把吴四宝放在眼里,还到处骂吴四宝竟然对自己的赌场动土,不识好歹,吴四宝就动了杀念,1939年的冬天,张鑫宝被吴四宝带来的打手暗杀于一品香旅社门前。

  张鑫宝这个混了上海滩半个世纪的流氓头子,到死也不一定会想到,自己会死在徒弟手里。

  就这样,吴四宝的势力越来越大,也开起了轿车,住起了洋楼,唯一缺少的,就是一个老婆。

  季云卿为了笼络住吴四宝,就把自己最宠爱的姨太太金宝师娘的干女儿畲爱珍,配给了季云卿为妻。

  要说,畲爱珍还真不是一个平常的女子,别人看着吴四宝长得凶神恶煞,一副歹相,而且吴四宝的年龄比畲爱珍还大十五岁,没有读过书,畲爱珍长得面似银盘,举止清爽,走到哪里,都有目光尾随,谁也想不到,她竟然会同意这门亲事。

  畲爱珍眼里的吴四宝,怎么看怎么顺眼,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亲戚们劝她,不要嫁给这个大块头,气质和修养,和你一点也不相配。

  畲爱珍却抖抖肩膀说,我就喜欢吴四宝这样黑社会的人,他不仅仅勇敢顽强,跟着他,还能坐上轿车,住上洋楼。况且,我这样的女人,已经不是黄花大姑娘,嫁给年轻英俊的富二代,我也不奢想了。

  畲爱珍的想法,其实是很现实的,其实,作为女人,她也三十好几,条件好的男人,早已经三妻四妾,只有嫁给吴四宝这个大块头,虽说相貌丑了点,可是,性格上的豪爽,很对畲爱珍的脾气,再加上有车有房,过了门还是正夫人,这样的好事,到哪里找呢?

  畲爱珍一同意,其他人也说不了什么了,尤其高兴的是吴四宝。

  吴四宝美得就像捡了个大便宜。这个畲爱珍不仅仅美貌,还是一个受过教育的新式女子,我是个大老粗怎么了,我不一样娶个知识女性吗?

  结婚那天,他们请了好几桌的宴席,办的场面很是隆重,黑道上的所有人都来参加了。这桩婚姻,是畲爱珍生命里最值得浓重墨彩的一笔。
  给力!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畲爱珍和吴四宝结婚的第一天,就显示了作为一个江湖中的大姐大她聪明漂亮的办事能力。

  吴四宝还沉浸在新婚蜜月的时候,一个包打听就找上了吴四宝的家门。包打听也就是现在社会的警察眼线,当然那时候是警察也不叫警察,而是叫巡捕。

  由于吴四宝的婚礼排场太大了,所以以前吴四宝犯的命案,被包打听知道了,包打听就带着巡捕找上门来。

  吴四宝一气之下,就想动粗的,带着几个弟兄就要去和巡捕玩命。畲爱珍很聪明,她告诉吴四宝不要轻举妄动,然后就去找包打听,问多少钱能够摆平这件事。

  包打听觉得吴四宝是个有钱人,就想狠狠敲诈一笔,就说,少不了两千大洋。

  畲爱珍说,我只出一千大洋。

  包打听当然不乐意了,遇到有钱人,多敲几笔,就是他们的营生,于是,畲爱珍和包打听的谈判结果,就此中断。

  畲爱珍就去找受害者家属,那个受害者的妻子,本来就对丈夫和吴四宝以前的夫人相好,感到愤懑不已,丈夫被人家噼死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这个时侯,看见畲爱珍自动上门赔罪,还拿出了一千大洋来救济自己,心里感激还来不及呢!

  于是,这个受害者的家属,完全听了畲爱珍的安排,上堂指认的时候,完全否决丈夫是吴四宝杀的。

  这样,吴四宝就被放了出来,回到家后,吴四宝对这个“军师”妻子,一个心地敬重起来,他觉得,读过书的女子,跟自己这个没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不仅长得漂亮,办事也漂亮,真是一位女中豪杰。

  从此后,吴四宝这个江湖混混,对这个妻子言听计从,由于吴四宝在76号很受重用,畲爱珍和李士群的妻子叶吉卿关系也就非常的好,她们几个76号的官太太还组成了一个“太太集团”,经常掺和76号的军事行动,畲爱珍由于泼辣能干,审讯女犯人的事情,经常落在她的头上。

  本来,畲爱珍的日子这样过下去,还是很滋润的。丈夫对她恭恭敬敬,以前在社会上混过的地痞流氓,也赶着叫她师娘。畲爱珍认了很多的干女儿,由于畲爱珍出手大方,这些干女儿,也一口一个妈,叫得很亲。

  只是婚姻的三年之痒还没过,吴四宝竟然就去寻花问柳,丽都舞厅的当红舞女马三媛,就被吴四宝看中了。

  马三媛生得比起畲爱珍更有一番风流,而且,畲爱珍经常参与黑社会的打打杀杀,没有什么女人味,吴四宝见了妩媚靓丽的马三媛,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女人。

  可是,马三媛并不喜欢吴四宝,吴四宝满脸的横肉,身材像个水桶,说话粗声粗气,没有丝毫的礼节,追求马三媛的小白脸还数不过来,又有钱,又有貌,这样的白马王子,才是马三媛最为欣赏的。

  妓女也是女人,在有钱有貌的前提下,假如能两者兼得,那是无数女子的追求,何况,人家马三媛是有那个条件的,追求者甚多,完全可以从中挑选。

  可是吴四宝是什么人,他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被人拒绝了,他就来硬的,他把马三媛关进了76号大牢,说她暗通地下党,马三媛有苦说不出,不得已,只好从了吴四宝。

  吴四宝在极司菲尔路安乐坊对面的55号附近,给马三媛租了房子,马三媛就成了吴四宝的二奶,被包养起来。

  可是,这个二奶可不是好当的。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尤其是吴四宝这样口无遮拦的粗汉子,先是流氓张康梅的老婆从丈夫嘴里得知了,就当做闲话告诉了自己的干娘叶吉卿,叶吉卿和畲爱珍很要好,就把这事告诉了畲爱珍。

  畲爱珍带着一帮人,就闯进了马三媛的屋子,她一边骂着:“骚狐狸,你出来,今天我看你还勾搭我家男人吴四宝不?”说着,就把马三媛的脸抓破了,自己的头发也被马三媛抓挠得凌乱不堪。

  马三媛本来就是被迫做的小三,畲爱珍走后,思前想后,觉得跟着吴四宝不会有什么前途,这个母夜叉似的婆娘太厉害了,自己就是做妾,也做不安生。于是她很聪明就此离开了吴四宝。吴四宝见到事情败露,给畲爱珍道歉跪搓板还来不及,哪还有心管马三媛去了哪里,于是,马三媛就此离开了魔窟。吴四宝从此再也不敢包养二奶。

  畲爱珍大闹一场后,头发被抓挠得凌乱不堪,就想去做做头发,以前,每一次做头发,由于自己所居住的惠园路没有高级美发师,所以她必须要去静安寺附近的百乐门去理发,百乐门属于英法租界,那里的舞厅和理发店,都比惠园路的排场和洋气。可是每一次去,都要经过巡捕的查问,不仅仅汽车不让开进去,就连枪支也要缴械。

  畲爱珍今天气不顺,就想碰这块硬骨头,于是,她又一次经过路口,巡捕查问的时候,她命令司机硬闯。

  巡捕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畲爱珍的司机和保镖,对着巡捕一阵扫射,巡捕死伤大半,这个时侯,其他的巡捕也来了,对着福特轿车进行回击,不一会儿,畲爱珍的轿车就跟马蜂窝似的,司机和保镖都中弹身亡,畲爱珍把头缩在后座上,毫发未损。

  这事的经过可谓是有惊无险,可是,畲爱珍无意中却为76号立了大功,经过日本人和英方的协商,最后英方不得不答应了日本人的条件,以后76号的特工人员进入静安寺的时候,再也不用被巡捕查问了。

  畲爱珍和吴四宝先是风光了几年,不久,因为吴四宝抢劫了一辆日本装载黄金的汽车,引着了日本人的怒火,日本人设计,让李士群出面,把吴四宝押进监狱。李士群明明知道,日本人想害吴四宝,可是为了自己的前途,还是诱骗了吴四宝。

  这个时侯,畲爱珍为了救丈夫,不得不四处打点,买通关系,最后胡兰成这个汪伪的宣传部次长,就凑了上来。

  胡兰成早就觊觎畲爱珍的美貌,看到畲爱珍孤苦伶仃的,顿时起了才子的“怜香惜玉”之心,胡兰成为吴四宝出狱的确费心不少,出了不少力,谁料,吴四宝出狱的第二天,就暴毙身亡。

  很多人都说,吴四宝是被日本人毒死的,胡兰成老年写《今生今世》的时候,说害死吴四宝的,是李士群。
“集邮男”的最后一个女人

  吴四宝暴毙身亡之后,畲爱珍哭了三天三夜,哭得愁肠寸断。

  都说“要想俏,一身孝”。胡兰成在一边看着梨花带雨的吴太太,心里也是戚戚然。这个自命风流的才子,有着“博爱”天下女人的心肠,他的一生,有过关系的女人就有八个,其中包括著名的才女张爱玲。

  此时,胡兰成正处于人生失意的当头。由于胡兰成喜欢卖弄自己的文采,经常越过主子,给日本人写信写推荐,发表议论,洋洋洒洒,这一招还真得到了日本人的另眼相看。

  这件事让汪精卫很是不爽,这不是越级上访吗?汪精卫一气之下,就把胡兰成宣传次部长的职务免了,那个时候,胡兰成还没有认识张爱玲,他的人生中,妻子全慧文和舞厅里领回的小三,整天为了争风吃醋而吵架,胡兰成觉得很烦乱,他希望找到一位像畲爱珍这样既漂亮又具有一定资金的富婆,做终身的伴侣。

  要说,胡兰成这辈子得到的女人也不少了,用现在的话来说,胡兰成就是个“集邮男”,很多女子,是他集邮相册里的目标,当然,更多的女人,不过是相册里普通的一枚。

  从他的第一枚“邮票”说起。胡兰成的第一个女人,是家里定的亲,名字叫唐玉凤,这个女子死得早,没有看见丈夫后面的七个女人,也是她的幸运;第二枚“邮票” 叫全慧文,是一名教师,给胡兰成生了四个孩子,是唯一给胡兰成留下后续香火的女人(第一个妻子唐玉凤留下的孩子一个夭折,一个“文革”自杀),可惜这枚 “邮票”,也是胡兰成最不重视的一枚;第三枚“邮票”是应英娣,是胡兰成从百乐事舞厅领回的妓女,后来一张华美的“邮票”――张爱玲取代了妓女应英娣,成为胡兰成的第四个妻子;胡兰成喜欢张爱玲这枚“邮票”的热乎劲头还没结束,护士小周就又闯了进来,成为胡兰成的第五枚“邮票”,小周结束后,胡兰成逃亡期间,还没忘记“集邮”,又与第六枚“邮票”范美秀结成新的夫妻关系,第七枚邮票是日本女子一枝,后来一枝玩腻了,畲爱珍就成了胡兰成的第八枚邮票。

  不过,畲爱珍也是胡兰成集邮道路上的最后一枚,不得不说,这是畲爱珍这枚邮票的厉害之处。畲爱珍是唯一笑到最后的女人,她是胡兰成相册里价值连城的无价之宝。

  此时的胡兰成,对于畲爱珍,正处于一种追求阶段,胡兰成风流多情,也确实有几分才气,论长相,也算得上是一位美男子。至今的一些知名作家比如贾平凹、阿城、余光中等,都对胡兰成的才气表示折服,畲爱珍这个在上海滩号称女魔头的女子,当时却对胡兰成不是很感冒。

  面对胡兰成的追逐,畲爱珍眼光是很狠毒的,她早就知道了这名才子的风流名声,一直对他以礼相待,因为畲爱珍看不起胡兰成,她是一个务实的女人,需要钱来养活自己,胡兰成刚刚丢了职,连座洋楼都没有,另外,胡兰成属于文人,手无缚鸡之力,又不会挣钱,畲爱珍可不愿意以后跟着这么一个男人过日子。

  唯一让畲爱珍动了一下心的就是,胡兰成这个白脸书生,竟然很有义气地说,爱珍,你别哭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替四宝把仇报了的。

  畲爱珍没想到胡兰成还有一点硬骨气,毕竟她是一个女流之辈,以后有些事,还真需要胡兰成帮忙,于是,她哭哭啼啼地对胡兰成表示了自己的感激。

  胡兰成这辈子都没有为女人尽心尽力地着想过,这个畲爱珍还真有魅力,胡兰成冒着生命危险,真的张罗着要灭掉76号的特务头子李士群,他认为,吴四宝就是被李士群用的“金蝉脱壳”之计害死的。

  畲爱珍是聪明的,她虽然没有张爱玲那样的生花妙笔,可是她对爱情没有那么多浪漫的想法,她就像一个聪明的垂钓者,手里握着钓竿,看到大鱼上钩了,才能下饵。

  抗日战争结束后,畲爱珍先是坐了几年监狱,后被保释出来,流亡到了香港,后到日本,在胡兰成的继续追求下,已经五十来岁,红颜不再,比胡兰成还大几岁的畲爱珍,终于被胡兰成追上,两人结为夫妻。

  在胡兰成的《今生今世》里,他用了四万字的篇幅描写了畲爱珍,其中,他是这样描写畲爱珍相貌的:“她长挑身材,雪白皮肤,脸如银盘。她那种脸相,只是小时候是圆脸,随着年纪成长,从她这个人的聪明秀气与英断舒发出来的轮廓线条,笔笔分明,但又难说是长圆脸或长脸带有方形圆意,可比花气日影摇动,不能定准,都变得是意思无限。

  她眉毛生得极清,一双眼睛黑如点漆,眼白从来不带一丝红筋,真真是像秋水。”

  “她是生的男人相,性情亦大方条达像男人,谁亦与她只能是极清洁的男女相见,不觉得她有魅力,却自然大家都欢喜她,敬重她。”

  “她不擦口红,不穿花式的衣裳,夏天只见她穿玄色香云纱旗袍或是淡青灰,上襟角带一环茉莉花。人说雪肤花貌,容貌已如花,衣裳就只可穿一色,而肌肤如雪,若再穿白,那真要变得像白蛇娘娘了。那年她三十八岁,人家看她总要看小十年,且觉得女人的妙年只能是像她现在这样的岁数。”

  这是胡兰成所有文章里,描写女子最美丽最繁复的词汇,对张爱玲,对小周,都没有用过这么多的溢美之词。

  我是流氓我怕谁

  胡兰成的“群芳谱”相册里,有文字记载的女人有八个,据说,没有在胡兰成文章里提到的还有很多,也就是说,胡兰成对于女人的态度,是很不负责的。胡兰成是花女人钱最多的男人,也是负女人心最多的男人,每一个他负过的女人,为他花了钱,还无怨无悔。

  可是,为什么畲爱珍这个势利的女人,最后却赢得胡兰成的最后钟爱,永不分开呢?

  我觉得,畲爱珍在爱情上,的确是高出其他女人一等。

  第一,她从来不崇拜胡兰成。胡兰成的才子文章,还没有她说几句粗话来得实惠,畲爱珍就是一个女流氓,以“我是流氓我怕谁”自我标榜,要是负了她,她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豁出命去,也要狠狠地打击小三的气焰。

  比如,在吴四宝出轨后,她掌掴吴四宝包养的二奶,就是一个泼妇的姿态,虽说不雅,可是,却也保护了自己婚姻不受侵犯。

  据说,到了日本后,胡兰成在和畲爱珍好之前,还有一个日本女人叫一枝的,一心想嫁给胡兰成,可是,畲爱珍进了胡兰成的家门后,一枝再也没有和胡兰成有过来往,换了张爱玲,或者全慧文,免不了又是一场哭哭啼啼,最后还要被胡兰成辜负。

  第二点,在结婚前,畲爱珍对于男人,从来不进行过多的金钱投资。这也避免了以后万一被抛弃,还要遭受贫穷的折磨。

  胡兰成去香港逃难期间,没有去日本的路费,想去找畲爱珍借,又抹不开知识分子的面子,就用一件大衣试探畲爱珍,他给了畲爱珍一件皮大衣,说让畲爱珍帮自己卖了这件大衣,作为去日本的路费。
  畲爱珍是个混迹江湖的人,怎么会猜不透胡兰成的心思。按说,那时候,胡兰成帮她也不少了,在胡兰成的设计下,李士群被日本人毒死,终于报了吴四宝的仇,这个恩情可是不小的,要知道李士群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胡兰成能在太岁头上动土,还要灭了李士群,这个功劳,可真是下了力气和胆量的。

  可是,畲爱珍却对胡兰成的殷勤不以为然,她知道胡兰成那是对自己有意,属于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所以,即使他冒着生命危险,把76号的特务头子李士群设计害死了,畲爱珍还是不为之感动。这说明,畲爱珍是一个看得透的女人,她不会为男人的温柔和软语所打动,能够透过虚伪看本质。

  畲爱珍属于寡妇,这个时侯,交个男性朋友还是可以慰藉一下的,于是,畲爱珍也有了和胡兰成的一次暧昧,胡兰成写他们在香港第一次亲密:“在旅馆房里,先是两人坐着说话,真真是久违了,我不禁执她的手,蹲下身去,脸贴在她膝上。”

  可是,胡兰成一说借钱,去日本的路费,刚才还亲密无间的畲爱珍,马上就哭穷,说我现在不比从前,没有什么钱了,然后就用二百元打发了胡兰成,这点钱就跟打发叫花子似的。

  而张爱玲此时已经和胡兰成经历了一场倾城之恋,并且为胡兰成逃难期间,和护士小周,范美秀的四角恋闹得正吃干醋,她一气之下,打算长痛不如短痛,就此和胡兰成分手吧。

  于是,刚刚得到了两笔电影剧本稿酬的张爱玲,毫不犹豫地把三十万稿酬给胡兰成寄了过去,意思是,我们两不相欠了。

  其实,张爱玲何曾欠过胡兰成,一直是胡兰成欠她。

  从这两个女人对钱的举动可以看出,畲爱珍在钱上,从来不让自己受伤害,握不住的是情感,握住的是金钱,当感情靠不住的时候,只有钱才是温暖的。

  看来,畲爱珍是深谙男女相处之道的,胡兰成是滥情,她也是偶尔表示一下暧昧,并不掏心掏肺,可是,一旦她真的决定嫁给谁了,哪怕撒泼打滚,也要维护自己的家庭,这一点,也是她战胜其他女子的地方。

  胡兰成灰熘熘地拿着二百元钱走了,这个时候,恰逢得到了张爱玲给他的稿费,真是天助我也,胡兰成拿着钱,赶紧去了日本。

  后来,畲爱珍辗转也到了日本,胡兰成继续追求她,畲爱珍想了想,觉得自己五十几的人了,人老珠黄的,找好的,肯定是找不到了,胡兰成在日本人面前还算吃香,写文章能挣点小钱,于是将就着就嫁给了胡兰成。

  畲爱珍和胡兰成婚后,有一次,她对胡吹嘘自己在香港的风光,一个月的饭费就好几千元,胡兰成听了不爽地想,你那么有钱,为什么就给了我二百元呢?

  这件事,胡兰成在《今生今世》里自我安慰说:“钱是小事,枉为我当她是知己,原来,她不了解我,从来亦没有看重过我,她这样的对我无心,焉知倒是与我成了夫妻,恰如说的,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但是后来我心境平和了,觉得夫妇姻缘只是无心的会意一笑,这原来也非常好。”

  男人是受虐的动物,对他好的,他不在意,对他不好的,他反而认为是“会意的一笑”,“非常好”,这让那个给了胡兰成三十万大洋的张爱玲,情何以堪!

  假如从上面的观点,我们给畲爱珍下了“很抠门很小气”的结论,那就错了,其实,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畲爱珍的小气和抠门,是看对谁。在某些时候,她比男人还仗义。

  和吴四宝结婚时,吴四宝一口气在慧园路1136弄买了两栋楼房,一栋是63号,另一栋是67号,吴四宝很大度地把63号房子给了李士群,那个时候,畲爱珍已经过门了,这么大的一笔房产,还带有花园结构的,的确是一笔很庞大的资产,畲爱珍眼睛也没眨。从这可以看出,畲爱珍的大度,是要看给谁。

  还有一次是,吴四宝被李士群诱捕入狱后,为了吴四宝在狱里少吃亏,在日本人要求对财产进行查封的时候,畲爱珍不仅仅请这些日本人大吃了大餐,临走,还每人送了一瓶美酒,三十听香烟,一大匣外国糖,军官、曹长送得更多些。

  从这可以看出,畲爱珍是一位在政治上很会办事的人,到了感情上,她也很理智,没结婚之前,并不因为胡兰成帮了自己,就乱了分寸,这是她的聪明之处。

  和胡兰成正式结婚后,畲爱珍就显露出了女强人本色,她经营毒品生意,后来又开酒吧,胡兰成不愿去她开的酒吧帮忙,看不惯里面的乌烟瘴气,畲爱珍也不勉强。当时,胡兰成的字,在日本很有名气,很多人重金买胡兰成的字,可是,胡兰成偶尔也会发一次牛脾气,老子不想写,就不写了。

  畲爱珍包容了胡兰成的这种牛脾气,知道,自己嫁的就是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酸文人,她也只能任其自然。

  按说,在爱情上,畲爱珍是一位妒嫉心极重的女人,可是,也要看对谁。

  畲爱珍和胡兰成结婚后,对于胡兰成的花心,她心知肚明。她警惕着日本女子一枝的进犯,对远在中国的护士小周,也严加防范,她从来不允许胡兰成和她们有一点点接触,但是,唯独对一个女人,她不介意,还主动让胡兰成给她写信。

  这个女人,就是张爱玲。

  畲爱珍很聪明,她知道,张爱玲清高自许,眼里不揉一粒沙子,看到自己已经和胡兰成结成百年之好,是肯定断然地不会继续和胡兰成来往,所以,她对张爱玲是一百个放心,但是对于护士小舟、日本人枝子,她不敢下这个担保。

  她看人很准,事实上,张爱玲还真的不答理他们。畲爱珍觉得张爱玲清高的好玩,想故意撩一撩张爱玲。

  畲爱珍怂恿胡兰成给张爱玲写信,还故意说:“你与张小姐应该在一起,两人都会写文章,多好!”

  在畲爱珍的要求下,胡兰成还邀请张爱玲来日本看樱花,当然,张爱玲是拒绝了的。

  胡兰成故意逗畲爱珍,我和张爱玲好了,你怎么办?

  畲爱珍笑笑说:“我们就沙由那拉”。

  只有对婚姻自信的女人,才会这么说。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畲爱珍有一点点小小的可爱。

  台湾新电影最重要代表侯孝贤说,女的我最爱的就是《今生今世》里的畲爱珍,就是吴四宝的太太……她的行事风格,简直是又繁复,又华丽,又大方,又世故。……

  一语中的,畲爱珍,的确是这样的女子。作为汉奸的妻子,她是个“母毒蛇”,在爱情上,却是个比任何女子都精明的女人。胡兰成在她的手里,再也没有和其他女子有过绯闻,即使如此,她还是说:“穿破十条裙,不知丈夫心。”

  这个名震上海滩的女流氓头子,凶恶前夫对她恭敬有加,花心丈夫与她婚后再也没有过绯闻,即使如此,她还是说:“穿破十条裙,不知丈夫心。”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