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2011年12月20日  

2011-12-20 00:0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兵讲述抗美援朝:全乡18名志愿军只有我活着

  1951年4月,18岁的宋全友报名参加了志愿军,同年10月便出发前往朝鲜战场。“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这是他出发时唱的第一首歌,同行的1000多个新兵就是唱着这首歌徒步出发的。

  行军过程中不许士兵们相互大声谈论,他们之间最多的交流就是一起唱歌。

  宋全友回忆,那时虽然仅仅是10月,但中朝边境已经开始飘雪,战士们没有厚棉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每天的行军任务是70里,最多时要走100里路。“抵抗寒冷的取暖方式之一就是大声吼歌。”宋全友说。

  而在零下十多度的夜晚,新兵们只能相互拥抱着,用对方的体温取暖。“有时候,我从睡梦中冻醒,也能感觉到战友在发抖。”

  “挖工事歌”刻进骨头里

  经过20多天的徒步跋涉,宋全友的队伍终于到达了前线战场。新兵们都是20岁左右的孩子,由于经验不足,看见敌机出现时,有些士兵还是乱作一团四处逃开。“班长就命令我们不许到处跑,有飞机时就原地卧倒。”有了经验之后,他们不再害怕敌机了。

  进入前线后,1000多个新兵被分派到不同的阵地,宋全友与其中5人分到了同一班。当时战场上进行的是阻击战和防御战,除了上场杀敌,士兵们还需要挖防空洞和战壕。

  在挖战壕的时候,大家学会了“挖工事歌”,“坚固工事是咱挖,它是咱们连队的家……”不论是歌词还曲调,77岁的宋全友都能脱口而出。他说,这支歌和后来学会的“冷战歌”已经刻进了他的骨头里,永生不能忘记。

  炮弹落在身边一米处

  战场上的牺牲在所难免,每天都目睹着战友倒下,其他人甚至来不及悼念,就必须马上将牺牲战士的尸体就地埋葬,然后准备新的战斗。“想到下一个随时倒下的都可能是自己,就不太害怕。”宋全友说,最惨烈的时候,他们将一位战友炸碎的尸体一块一块捡回来,拼在被单里埋葬。“那是个胖胖的小伙子,笑起来很随和。”

  宋全友命悬一线是在一次放哨的时候。在发现有敌情后,他连打几枪,但也同时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敌人回击的炮弹正落在他身边1米左右的地方。

  醒来时,身体已经被沙土掩盖,头上血流如注。“我本来想继续值班,却被其他战友强行按回营地包扎,由其他人顶替了我的工作。”宋全友说,打仗时战友们之间根本没有太多时间说话交流,而共同经历生死,却让他们相互信任、生死相托。

  1952年10月,上甘岭战役打响,持续了43天。那是最为惨烈的战役之一,他身边的战友一一牺牲。“有时没有粮食和水,大家只能靠树皮草根生活,上了战场没有一个是孬种!”说到这时,宋全友双手交叉紧握,手臂有点颤抖,沉默了很长时间。当时他所在的排共牺牲了39人,活下的只有四五人而已。

  在停战后,他们并没有马上接到回国的命令,战士们都在朝鲜继续坚守了一段时间,宋全友大约待了8个半月。

  18名战友只剩他一人

  1954年4月4日,宋全友的部队接到了回国通知,第二天就集体乘上了归乡的火车

  回国后的日子就平淡下来,从部队退伍后,宋全友先后经过了几次分配,最终在湖北省农机集团公司干到退休。早年间,他曾经回到老家寻找当年的战友,却被村里人告知,与他一同报名参军的18个人,仅剩下他一人。

  人物简介:

  宋全友,男,1933年生于安徽,1951年4月报名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2年参加了上甘岭战役,是班上仅留的几个幸存者之一。停战以后,他继续在朝鲜坚守了半年多,1954年回国。一起报名参军的18名同乡,仅剩下了他一人。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