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清初文字狱六大冤案:毁掉意义堪比哥白尼的发现  

2012-11-01 07:3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初文字狱六大冤案:毁掉意义堪比哥白尼的发现

  清初文字狱六大冤案

  文字狱,历朝历代均有之。只是有清一代,次数之多、株连之广、处罚之重,超过以往。

  清朝自顺治年间始,文字狱渐兴渐起。顺治朝,毕竟是平定中原的武装斗争为主,文字狱的发生尚属微不足道。康熙时,四海平定,文字狱便严重起来。大略统计,康熙时期发生20多起文字狱;雍正朝虽短,有案可查的也有20起。

  文字狱毁了中国医学的巨大发现

  康熙朝最令人遗憾的文字狱要数朱方旦《中补说》案。

  朱方旦,湖北人,自称“二眉道人”。朱方旦是个名医。因其多才,医术高超,在当时很有名气。他的主要著作有《中补说》和《中质秘录》。这两部书都流传一时,书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就是朱方旦提出了脑是人的思考器官。他写道:“古号为圣贤者,安知中道?中道在我山根之上,两眉之间。”所谓“中道”,指的是人的意念、记忆,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意识。他认为,意识是在脑子里面的,意念存在于脑。这是朱方旦对中国医学的革命性贡献。

  自古以来,中国人都认为心是人的思维器官,把思维、思想感情等都归结于心及心的功能。所谓“心之官则思。 ”朱方旦认为“脑”才是思维中枢,而不是“心”!此说一出,闻者无不惊讶,社会为之震动。儒生、官吏们,议论纷纷,大张挞伐,一致认为是异端邪说、大逆不道。

  康熙二十年,翰林院编修王鸿绪跳出来攻击朱方旦,说他这是“诡立邪说,妄言休咎,煽惑愚民,诬罔悖逆”,并认定朱方旦犯有“罔上,逆圣,惑民”三大罪行。他奏请康熙帝按大清法律严处朱方旦。还有一帮满汉大学士也跟着煽风点火。大学士明珠还强烈要求:“凡是收藏朱方旦书籍的人,也要严惩不贷。 ”

  于是,康熙二十一年,康熙帝下诏将朱方旦处死,其著作尽行焚毁。朱方旦的肉体和思想,就这样被来了个彻底消灭。最可惜的是朱方旦的著作,竟无一字半句留传于世。而朱方旦在《中补说》和《中质秘录》这两部书中有多少超越传统医学的发现,我们就永远无从得知了。

  朱方旦的这一认识或曰发现,应该说在当时世界也是非常领先的,其科学意义不亚于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的天文学说。然而,文字狱扼杀了他们。腐朽、愚昧、落后的封建专制文化道统消灭的不仅是朱方旦和他的思想,而且扼杀了中国科技和文明的发展希望。

  我们不得不提一笔,据说康熙帝是个重文兴教、热爱科学的主儿——曾向来华的传教士虚心学习代数、几何、天文、医学等方面的知识,并颇有著述。其中的讽刺意味让人哭笑不得。

  戴名世只因一段文字被杀

  戴名世《南山集》案,发生在康熙朝后期。

  戴名世,桐城人。自幼聪颖,恃才傲世,遍游中国,名满天下。 57岁那年,会试第一,殿试一甲二名及第(榜眼),授翰林编修,参与编纂明史。戴名世曾著《南山集》,其中有根据方孝标的《滇黔纪闻》来议论南明史事,用南明年号,甚至还有顺治杀崇祯太子的议论。康熙五十年,都察院左都御史赵申乔检举戴名世“妄窃文名,恃才放荡……私刻文集,肆口游谈,倒置是非,语言狂悖”。康熙命刑部查处。于是一场文字大狱就此开幕。

  康熙处理此案,快刀斩乱麻,除戴名世、方孝标两族外,牵连甚众,为《南山集》作序的、刊刻的、贩卖的,与戴名世交往的很多人,均得罪被捕,其中有大名士方苞、王源等。

  此案原以“大逆”论处。这样戴名世将凌迟处死,其三代以内直系亲属十六岁以上者将悉数被斩,十五岁以下者及女眷将发边流放;为《南山集》作序者方苞也要处以绞刑;与此案有涉的方孝标家族也将被一并治罪。

  在定性上,康熙很冷静。他对此案中的所谓“悖逆”文字其实并不在意,因为康熙朝那些明朝遗老王夫之等人的文字远在其上,康熙都能不予追究。但康熙最终还是没有放过此案,只是从轻而已。康熙五十二年,康熙皇帝下诏:戴名世处斩,已故的方孝标发棺“戮尸”,戴、方族人流放宁古塔。

  宽容的康熙为什么硬要成此冤狱呢?有人说,都怪戴名世关于前明太子被害的那段文字。虽说那段文字说的是多尔衮,但康熙在几年前刚用同样的手法把崇祯最后一个儿子以“冒充”罪名诛杀,而且杀了他全部的儿孙。对号入座,康熙自然不快。戴名世不知忌讳,悲剧自然难免。

  尽管如此,康熙仍高抬贵手。为《南山集》作序的方苞,原定死刑。后来,康熙皇帝亲笔批示“方苞学问天下莫不闻”,免死出狱,以平民身份入南书房做皇帝的文学侍从,后来充武英殿修书总裁。雍正朝又累迁为内阁学士、礼部侍郎,充《一统志》总裁。乾隆元年,再次入南书房,充《三礼书》副总裁。因病告老还乡时,乾隆帝还赐翰林院侍讲衔。方苞大难不死还有后福,似乎要感谢康熙皇帝的宽容。

  朝夕错位,年大将军被定92条大罪

  雍正朝虽短,文字狱却超过康熙。雍正初期,文字狱多是统治集团内部权力斗争的副产品。而后期,则转向镇压汉族文人反清思想和民族气节。

  先看雍正初期的年羹尧案。雍正初登帝位,对年羹尧曾经大加赞赏,实乃口不对心,欲擒故纵。他在等待时机,网织罪名,除掉年羹尧。雍正三年,日月合璧,五星连珠,天象极殊,年羹尧进表朝贺,他本想用“朝乾夕惕”一词赞美雍正帝勤于政务,但将此语误写成“夕惕朝乾”,雍正以此为借口兴起大狱。他指责“年羹尧非粗心办事之人”,不该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可见有“不臣之迹”。他令官员检举年羹尧罪状,最后刑部定了92条大罪,凌迟处死。雍正故作仁慈,让他自裁了事。

  受年羹尧案株连的是汪景祺。汪景祺是年羹尧的幕客,著有《读书堂西征随笔》二卷,送年羹尧收藏。年羹尧被抄家,搜出了《西征随笔》。雍正在首页题字:“悖谬狂乱,至于此极”。说汪景祺“作诗讥讪康熙皇帝,大逆不道”。于是汪被枭首示众,妻子儿女兄弟叔侄流放宁古塔。

  另一个被株连的是钱名世。钱名世与年羹尧乡试同年,曾赠诗颂扬年羹尧的武功。年羹尧被诛,雍正给他的罪名是“曲尽谄媚,颂扬奸恶”,但没有杀他,只是把他革职回原籍。可笑的是,雍正捉弄人,他写了“名教罪人”四字,制成匾额,挂在钱的家中。还命知府、知县每月初一、十五去钱家查看匾额悬挂情况。钱离京时,雍正还命大学士、九卿以下京官作讽刺诗为钱“饯行”。京官们不敢不从,共有385人奉诏作诗,诗作极尽讥讽。雍正过目后,交付钱名世辑成专集,题为《名教罪人诗》,刊印全国,让天下人知晓。

  徐骏死只因“清风不识字”

  雍正八年的“清风不识字”案流传最广。翰林院庶吉士徐骏,是康熙朝刑部尚书徐乾学之子,也是顾炎武之甥孙。雍正八年,徐骏在奏章里将“陛下”的“陛”字错写成“狴”字,雍正将其革职。后又有人揭发他的诗集中有“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等句,被认为是存心诽谤,照大不敬律,徐骏被判斩立决。

  “胆大”考官把雍正砍去了脑袋

  雍正朝文字狱冤案中还有一个叫查嗣庭的人。他是康熙四十七年进士,翰林院编修。雍正四年任江西乡试正考官,出个“维民所止”的试题,“维止”二字被认为是将“雍正”二字砍去了脑袋。这一下不得了,雍正下令将查嗣庭全家逮捕严办。查嗣庭尽管死于狱中,他的尸身却难得安宁,受到戮尸之辱。儿子惨死狱中,族人遭到流放,浙江全省士人六年不准参加举人与进士的考试。

  雍正把吕留良的坟刨了,棺材劈了

  雍正帝是一个猜忌心很重的人。在他的统治下,文字狱也更多更严重。最出名的是吕留良事件

  吕留良是一个著名学者。明亡后,他跑到寺院里当了和尚。吕留良躲在寺院里写了好多反对清朝统治的书。幸好没有流传,吕留良死了,没人找他麻烦。

  有个湖南人曾静,偶然见到吕的文章,十分敬佩,就派学生张熙跑到吕留良老家浙江去打听他遗留下来的文稿。张熙一到浙江,不但打听到文稿的下落,还找到吕留良的两个学生。于是四个人就密谋起反清。他们懂得,光靠几个读书人办不了大事。曾静写了封信派张熙去找担任陕甘总督的汉族大臣岳钟琪。岳钟琪见是劝他反清的,大吃一惊,把张熙打进牢监,并用欺骗的手法到湖南捉住了曾静,把他们怎样图谋造反的情节,一五一十报告了雍正帝。

  雍正帝又气又急,立刻下命令把曾静、张熙解送到北京,严刑审问。知道曾静还跟吕留良的两个学生有来往。这样,案子就牵连到吕留良家。吕留良已经死了,雍正把吕留良的坟刨了,棺材劈了,还不解恨,又把吕留良的后代和他的两个学生满门抄斩。

  还有不少相信吕留良的读书人也受到株连,被罚到边远地区充军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