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左宗棠  

2012-12-20 08:0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左宗棠

  收复新疆的艰辛

  有的人为了贬低新疆之役,将它说成一场“不过剿灭了几个土匪”的战争,似乎它的胜利是一蹴可就的,这其实是一种无知的说法。如果没有那种“每一发兵,须发为白”的殚精竭虑,没有极其审慎缜密的运筹帷幄,而是“专务养尊处优,不为未然之计”,实行李鸿章的那种“裱糊工作法”的话,新疆之役是绝对不可能取得那样辉煌的胜利的。

  早在几年前清廷命令铭军开赴新疆时,李鸿章就说过,“以南勇出塞,开千古之奇局”,让淮勇去新疆,是非常不靠谱的。当时,李鸿章还断言:“俄人坚拒伊犁,我军万难远役,非开设铁路则新疆甘陇无转运之法,即无战守之方,俄窥伊犁,英未必不垂涎滇蜀,但自开煤铁矿与火车路,则万国踹伏三军必皆踊跃,否则日蹙之势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铁路运输的先决条件,中国要想取得新疆之役的胜利,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能对俄国对中国领土的蚕食的现状望洋兴叹。

  一些权贵早在战役之前就扬言:“我军甚单,敌势已固,即不惜添兵益饷,恐亦难收扫荡之功。”李鸿章更对曾经赞同出兵的淮军部属、时任江西巡抚的刘秉璋大发雷霆:“庸众无识,横加訾议,固无足怪。执事(刘秉璋)从军数年,当有阅历,洋务即毫无探讨,事理当略加揣度,乃尤大肆簧鼓,实出期望之外。”“尊意岂料新疆必可复耶?复之必可守耶?此何异盲人坐屋内说瞎话,我既知其不可复,不可守,自应预作一自守之谋。”

  正因为如此,时人记述,“朝命甫下,人人皆为公危”。的确,收复新疆,是一项庞大而又艰巨的工程,情况复杂,国力疲惫,更有实力强大的反对派掣肘,这种情况,在历史上捍卫疆土的战争中,都是相当罕见的。经过一场大规模的海防和塞防之争的大论战之后,在左宗棠的坚持之下,有了新疆之役,并且将这场战争全部交给他一人负责,这样,一旦失败,他的结局将会异常凄惨,很可能身首异处、祸及满门。左宗棠从新疆回朝时遭到了大量白眼和排挤,那些反对派的势力可以想见,获得完胜尚且如此,如果此役失败,果真让那笔军饷打了水漂,这些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以及左宗棠个人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也就不难想见了。因此,对于左宗棠个人来说,这一仗的风险可想而知。

  左宗棠说:“于此而力图恢复,挈二万里戎索之旧,还之职方;戢万千殊俗之民,渐以声教,正值寰区甫靖,财力久殚;内患虽平,民劳未艾,其难诚有倍拓疆之始者。”由于种种条件的限制,这场战争所面临的困难,是空前的。具体的困难,就准备工作而言,即“筹饷难于筹兵,筹粮难于筹饷,筹转运难于筹粮。”

  出兵新疆之前,陕甘的战事刚刚结束,十几万的部队经过一场长期的战争,需要进行大规模的休整和裁撤,才能进行下一场更加艰巨的战争。左宗棠没有那种用大笔军饷常年供养的属于自己的部队,刚刚出山时,那五千楚军是他自己亲手组建的,但随着广东战事的结束,便遣散了,此后,每次督师,部属都是七拼八凑、信手拈来,其成分、强弱、亲疏、地域和派系都非常复杂。李鸿章当时就对此评论说:“甘军想徐议凯撤归并,欠饷太巨,难保不滋事端。”

  左宗棠对这些部队进行了大规模的裁撤,将原有的二百四十余营人马,裁撤到一百三十余营。由于部队的军饷长期拖欠,而当时的经费又极度紧张,这项工作的难度是非常大的,究竟如何解决那些被裁撤士兵的军饷问题,没有看到十分详细的史料,但事后并没有出现李鸿章所预料的那种哗变闹事的情况,其间的经历则肯定不会太轻松。

  李鸿章曾经说过,左宗棠手中没有精兵强将,拥有精兵强将的淮军尚且将新疆视为畏途,认为此役不可能取胜,那么,在左宗棠面前这一仗却变得轻轻松松,当然是不合逻辑的。李鸿章曾经有两万装备精良的铭军驻扎陕西,照道理,国家收复失地,应该派出最好的部队,即使刘铭传畏难辞职,那支部队还在,它的下落如何?

  在李鸿章同治十年九月十八日(1871年10月31日)“复徐仁山观察”的信中说:“省三函称所部多不愿西去,如荩臣至彼,拨给二十营,告假者准给欠饷三月,愿去者亦为安家之费。陕台尚存十余万,可敷此用,毋庸后路另筹。”最后有十八营去了徐州,将二十二营交给当时在天津家中休养的甘肃提督曹克忠。曹克忠谒见李鸿章时,谈好以不去新疆为条件,这才离家走马上任。

  十八营淮军调往徐州,按照李鸿章自己的话说,也只是“闲着”而已,同样无所事事,直到同治十三年(1874年)日本侵台事件发生,清廷命令南洋和北洋各派三千人赴台,李鸿章则趁此机会主动要求六千人全部由北洋派出,在将徐州的淮军派往台湾之后,接着提出将西北的二十二营淮军内调。

  同治十三年六月初十日(1874年7月23日),李鸿章在奏折中说:“查甘省现早肃清,陕境防务已松,拟请敕下陕西抚臣,速饬记名臬司刘盛藻,统率陕防武毅铭军马步二十二营,星夜兼程拔赴山东济宁及江南徐州一带,择要驻扼,以备南北海口策应。” 这时,陕甘内战已经在上一年结束,收复新疆的大门已经打开,但拥有精兵强将的淮军却全部撤走,最后没有一兵一卒参加新疆之役。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