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2012年07月24日  

2012-07-24 06:5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元璋领导的淮东浙西之战

  公元1350-1522年,容美土司经历了田先什用、田光宝、田胜贵、田潮美、田保富、田镇、田秀、白俚俾、田世瑛等九位司主,中央王朝变换了两个朝代、12个皇帝,历时172年,容美土司在艰苦曲折的道路上逐步兴起。

  一、元末明初的曲折发展

  (一)详察时局,择善而从

  容美在元顺帝正至十年(公元1350年)正月升为府级土司,并非朝廷特别重视该土司,而是与元朝晚年的动荡大局有关。至元三年(公元1337年)白莲教徒攻下归德府属县,翌年淮西有人称王。至正八年(公元1348年),台州盐贩方国珍为乱于东南沿海。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白莲教徒“拥众至十万”于淮域,其中,徐寿辉等攻陷蕲水镇、襄阳及峡州。可见早在容美升府之前,江淮已乱,而后,渐及三峡地区。早在至元六年(公元1340年)朝廷已升散毛为宣抚级大土司,后又于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升永顺安抚司为宣抚司,又后四年升大奴管勾洞为忠孝安抚司,升盘顺府为安抚司等等,都说明元朝纷纷提升诸土司的目的,是在笼络长江中游的“蛮夷”,以期牵制群雄的攻势。换而言之,容美升为府级土司,及以后不久又升为宣抚司级大土司,都和天下纷乱的时代背景相关连。

  元至正二十六年(公元1366年),田光宝袭职不久,朱元璋击灭陈友亮,而“尽有江楚之地”,张士诚盘踞“淮东、浙西”,明玉珍“全有巴蜀”.特别是明玉珍早在至正二十三年(公元1363年)称帝于成都,国号为夏。为了巩固川东门户,明玉珍对散毛、忠建、施南诸土司大施拉拢,升散毛宣抚司为沿边军民宣慰司,升施南长官司为宣抚司,承认忠建土司建都元帅府。容美土司当时归属四川行省绍庆路,当然在明玉珍“笼络”的范围之内。在这种情况下,容美司主田光宝继承其父“详察时局,择善而从”的方针,审时度势,不与明玉珍为伍,于至正二十六年(公元1366年)二月,派其弟光受及宣慰同知彭建思,带着元朝所授的宣抚印章,前往澧州,归附朱元璋。明《太祖实录》卷十九,丙午(元顺帝至正二十六年,公元1366年)二月丁卯条载:

  容美洞宣抚使田光宝遣弟光受及宣慰同知彭建思等,以元所授宣抚印章来。上命光宝为四川行省参政行容美洞等处军民宣抚司事,仍为置安抚元帅治之。

  此事大获朱氏欢心,乃授容美田光宝为四川行省参政等职衔。这参政虽是虚衔,可知容美土司在彼时的地位实高于相邻的保靖、散毛诸土司。第二年(吴元年公元1367年),朱元璋又明令扩大了容美土司的势力范围,《太祖实录》卷二十二,吴元年(公元1367年)正月壬午条载:

  改容美洞等处军民宣抚司为黄沙、靖安、麻寮等处军民宣抚司,以田光宝掌司事,并立太平、台宜、麻寮等十寨长官司。

  黄沙寨,即今容美镇附近的黄鸶寨,靖安为今鹤峰县的五里地区,麻寮为今鹤峰县的走马地区,太平为今鹤峰县的太平镇地区,台宜为今湖南省石门的添平、泥沙地区。容美土司统领的范围大有发展。

  (二)处变不惊,泰然应对

  《太祖实录》卷五一,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四月丁亥条载:

  是月,湖广慈利县土酋覃垕连构诸洞蛮为乱。命湖广行省平章杨璟以兵讨之。敕谕璟曰:“蛮贼恃山溪阻险,乘时窃发,出没无常。若根诛其党,必深入山谷,伤损士马,所得不足以偿所费。今师入其境击之,但使远去,不会出扰州、县可也。不必穹其巢穴,更宜约束麾下,慎无逐利轻动。

  这就是”覃垕之乱“.覃氏原是慈利军民宣抚使,吴元年(公元1367年)曾率麾下蛮酋及土绅,至山下军门拜见湖广参政杨璟。时至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朱明王朝急于进军四川,消灭明王珍,统一天下,湘西是入川的重要通道,有数万明军从此过境入川。时值湘西大旱,慈利、大庸”人相食“”饥民流离“.大批明军过道,”苛索军粮“,与土民争食,这就是”覃垕造反“的直接原因。至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四月,覃垕联合九溪一十八洞的蛮首,起事造反,反抗明军的苛索,几乎截断了明军进川的通道。在明王珍被消灭以后,朱明王朝即兴兵围剿覃垕。开始命杨璟征讨失利,又命卫国公邓愈、江夏候周德兴、中山候汤和,兵分多路,合攻茅岗覃垕寨,容美洞也受诛连。《太祖实录》卷六十四,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四月戊子条载:

  中山候汤和师克归州李逢春烽火山寨,分遣南雄候赵庸、宜宁候曹良臣帅兵取桑植、容美洞。及会江夏候周德兴合攻茅冈覃垕寨。庸至中途而返,独良臣会攻诸山寨,平之,和仍驻师归州。

  《明史》卷一三三曹良臣传云:

  (洪武四年)从伐蜀,克归州山寨,取容美诸土司。会周德兴拔茅冈覃垕寨。

  看来,朱明王朝是把容美洞作为覃垕”造反“一十八洞的一部分对待的。其实不然,容美距茅岗数百里,明军入川不会”苛索“到容美。且天气大旱,对容美这个以狩猎等自然采集经济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地区来讲,亦无大碍,覃垕不会联合容美,容美也不必要跟着他与朱明王朝对抗。《太祖实录》中记载”取容美“,说是”取道容美“可以理解,说是作为覃垕的同党而先”夺取容美“,则完全是受诛连了。《太祖实录》卷七十,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十二月丙申条载:

  ”……四川容美洞宣抚使田光宝子答谷什用(即田胜贵)等来朝,贡方物,纳元所授金虎符。诏赐衣服有差“.

  看来,朱明王朝还没有把容美作为覃垕的同党对待。当然,容美土司对朱明王朝亦有不满之处。吴元年正月,改容美洞等处军民宣抚司为黄沙、靖安、麻寮军民宣抚司,并立太平、台宜、麻寮等十寨长官司,比容美原管辖的疆域将近扩大一倍。紧接着于同年三月,湖广行省参政杨璟”取澧州石门县“逼近容美(见《太祖实录》卷二十二吴元年三月条),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六月,策动”土酋覃顺(即覃天顺,台宜长官)、唐勇(即麻寮长官)率众归附“,杨璟奏授前者为添平千户所千户,后者为麻寮千户所千户,而直属官兵系统(见《太祖实录》卷四三洪武二年六月甲子第及七月己酉条)。两所参用流官武臣与土酋为千户之下的百户,以防容美夷寇(见《楚故略?九溪卫》〈添平守御千户所〉?、〈麻寮守御千户所〉。把容美土司统辖的相当大的两个长官司分割出去,而成为”监控“自己的对手,容美司主当然是忿忿在心。尽管内心不满,但还没有达到参与覃垕举兵反对朱明王朝的地步,这也是容美司主处变不惊的独到之处。

  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正月,澧州蛮向天富”作乱“,涉及到湘鄂西诸洞蛮,朱元璋命卫国公邓愈为征南将军,江夏候周德兴、江阴候吴良为副,将兵讨之(见《太祖实录》卷七十一,洪武五年正月甲戍条)。是年三月,”征南将军卫国公邓愈兵至澧州,遣营阳候杨璟等讨散毛、柿溪、赤溪、安福等二十九洞,平之。(见《太祖实录》卷七十三洪武五年三朋,庚子条)

  散毛(今来凤县部分)、柿溪(今桑植县部分)、赤溪(今桑植县部分)、安福(今桑植县城)均是容美土司的近邻,都受到“征讨”,惟容美土司没有受到“征讨”, 避免了一场兵燹之灾,仍受到降级之处分。

  《太祖实录》卷七十二、洪武五年正月壬辰条载:

  容美洞宣抚使田光宝遣其子答谷什用等来朝贡方物。赐光宝文绮二疋,答谷什用等衣人一袭。仍改(容)美洞军民宣抚司为长官司,秩正六品,以光宝为长官。

  同年年底,邓愈平定散毛等三十九洞蛮之乱,班师回朝受赏。由于乱党甚多,散毛柿溪等洞又是容美的近邻,以往也曾结联为乱,故朝廷疑容美及其麾下的小土司可能参于乱事。但怀疑不是事实,终于在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十一月又恢复了容美的宣抚地位。《太祖实录》九十四卷洪武七年十一月丁亥条载:

  诏置容美宣抚司家乡寨、五里自(白)崖、椒山玛瑙等处,水浕源通塔坪、石梁下洞、五峰石宝六长官司。

  家乡寨和五里、白(误为自)崖两长官司,均是原麻寮土司属地,元末“容米攻劫麻寮”时占据,现属鹤峰县五里乡管辖,家乡寨今为鹤峰县五里乡的杨柳、南村一带,白崖今为水泉村的白崖头一带。椒山玛瑙长官司现属鹤峰县的下坪乡,椒山为椒山溪,今留驾司;玛瑙为马瑙头,今岩门村,以后发展到巴东清江以北野三关以南的马(玛)老(瑙)头。水浕源、通塔坪长官司,均在今五峰县和鹤峰县交交界地之大面地区和百顺桥地区、水浕源司以后又发展到今五峰县东北之水浕司。石梁下洞官长司今为五峰县的石梁荒和鹤峰县的下洞坪地区。五峰石宝(误为宝寨)今为鹤峰县城附近的五峰山、北佳坪,后迁徙至五峰县城之五峰山地区和鹤峰县下坪乡石宝寨地区。这是朱明王朝对容美土司所属范围的第一次界定。其地域位置按现在的区划应为:鹤峰县除大隘关外(走马、铁炉地区)之全部,五峰县除菩提寨以东、长茅关(长茂司)以北之全部,巴东、建始、恩施、长阳清江以南的小部分地区。

  (三)不颁不靖不乱,自主自立自强

  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九月容美司下属之水浕源通塔坪长官司司主与散毛司主联合“作乱”,朱明王朝命江夏候周德兴移兵讨之,未几,皆平。(见《太祖实录》卷一三九)

  按说,容美的下属“为乱”,容美必然有责,应当追究。然而,皇上没有追究,容美也没有“认罪”,相互之间中断来往长达25年,其中多有蹊跷。

  《明一统志》卷六十六〈湖广布政司?施州卫军民指挥使司〉载:“洪武十四年,朝廷尽废容美田氏麾下诸长官司”;《湖北通志》卷十四〈藩封〉载:“容美宣抚司,明洪武四年置,寻废,永乐四年复置,隶施州卫”.但是,在《太祖实录》中,找不到废除容美宣抚司及其下属诸长官司的记载。事实上,容美宣抚司及其下属诸长官司,在这期间确实没有被废除,其原因有二:

  其一,容美宣抚司腹地(指现鹤峰县容美镇周围),地处偏僻,欲到此地,必须翻过高山峻岭,越过道道险关。有些地区必须先由人架桥砍路,大军方能通过。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周德兴移兵讨容美司属下的水浕源、通塔坪长官司,是从与之接壤的麻寮千户所进兵的。水浕源、通塔坪(均在今鹤峰县与五峰县交界的百顺桥地区)原是麻寮土司(麻寮千户所的前身)的属区,元末容美“劫麻寮”后才属容美管辖,麻寮千户所的首任千户唐涌之父唐国政就葬于此处(今坟墓仍存)。水浕源通塔坪至麻寮千户所辖地仅20多公里,有大路可通,如果再从水浕源、通塔坪至容美腹地,尚远达60多公里,且山高路险。周德兴大军讨伐水浕源通塔坪后,也只能从原路返回,根本没有触及容美宣抚司的腹地。

  其二,容美土司当时的司主田胜贵以其“山林狂戆之性”,对朝廷在征讨平叛中,不分青红皂白,一律实施镇压的政策,而“悻悻自负”,极为不满。他认为:“土人僻处不毛,即世享终王,亦不过戎索羁縻而已,名爵高卑何关荣辱哉?”(见《容美土司史料汇编》85页)所以他抱定既不讨好朝廷,也不参于反叛,在自保中求得发展的宗旨,采取了不颁不请,不反不叛,自立自强的策略,以适应其局势的发展。

  在这期间,有许多土司“作乱”受到镇压,惟独没有容美,尤以洪武二十三年(公元1390年),散毛、施南、忠建诸司造反而被镇压为甚:

  “凉国公兰玉克散毛洞,擒土酋刺惹、覃大旺等万余人”。(见《太祖实录》卷二OO)

  “凉国公兰玉平施南忠建二宣抚司叛蛮。初蛮人数叛结寨于龙孔,玉遣都指挥徐玉,将兵围攻之,擒宣抚覃大信,余蛮退走,依山寨自固。至是,玉复分兵破其大小诸寨,杀获蛮酋男女一千七百八十余人,蛮地悉平。”(见《太祖实录》卷二O一)

  “都匀安抚司,散毛、撒狗长官司蛮民作乱,凉国公兰玉遣凤翔候张龙等率兵讨平之” (见《太祖实录》卷二O二)。

  “施南宣抚司土官覃大胜作乱,凉国公兰玉移兵讨之,擒大胜及其党男女八百二十人,械送京师。磔大胜于市,余党谪戍开元(今吉林省农安地区),给行粮冬夏衣遣之”(见《太祖实录》卷二O二)。

  “凉国公兰玉还至京,以平定番寇及散毛洞蛮功,赐钞千锭,仍增禄米五百石。寻诏玉还乡,赐钞三千五百锭,黄金三百两,白金二千五百两,文绮三十匹,绫十匹,仍命二部舟送之(见《太祖实录》卷二O三)。

  朱明王朝对容美土司,严加防范,亦作好出兵镇压的准备。

  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六月,置施州卫军民指挥使司(简称施州卫),将容美宣抚司从四川行省划归施州卫隶属(见《太祖实录》卷一五八)。

  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在地连容美土司的地方如椒山寨、连天关、石柱关、响洞关、蹇家园等处,立设针对容美的巡检司(见《太祖实录》卷一五九)。

  洪武二十二年(公元1389年),设枝江守御千户所,防容美洞蛮,创筑土城(见《古今图书集成》卷一一八九〈荆州府部?城池考〉枝江县城条)。

  洪武二十二年二月,“安福千户所(今湖南省桑植县城)千户夏得忠,诱九洞溪蛮作乱,诏东川候胡海帅师讨之,擒得忠斩之。命置九溪永定二卫。(见《太祖实录》卷一九五)九溪卫治设在今慈利县的江垭镇。从此,负责监控容美土司的麻寮、添平二千户所归九溪卫属辖。

  洪武二十三年(公元1390年),置大田千户所(今湖北省咸丰县城),驻兵1500人(见《太祖实录》卷二O一)。此大田千户所,主要任务是针对散毛、施南等土司的,对容美土司亦有监控之责。

  从洪武十四年至永乐四年(公元1381-1406年),这25年间,容美土司处境极为险恶,众邻司纷纷“作乱”,屡受朱明王朝的血惺镇压;容美土司被朝廷严密监控着,如若不轨,即有灭顶之灾。司主田胜贵对于这个世道“悻悻自负”,看到眼里,气在心里,既不反抗,也不陈诉,以免“楚国亡猿,祸延林木”。

  朱明王朝对于容美土司,始终没有找到“讨伐”的借口,其宣抚使职也没有被明令废除,只是被“搁置”了二十多年。其土司内部,包括下属各官长司,多得到稳定和发展,这是极为难得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