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2012年08月06日  

2012-08-06 07:4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接颠覆南宋王朝的叛徒-刘整

  南宋最后被元朝消灭固然有很多的原因,譬如内部统治集团的腐败和疾贤妒能,蒙古骑兵的客观强大等等,但其中有一个人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就是南宋第一叛将--刘整。

  首先我们来看看刘整是什么样的人?据《元史.刘整传》首段载:“刘整字武仲,先世京兆樊川人,徙邓州穰城。整沉毅有智谋,善骑射。金乱,入宋,隶荆湖制置使孟珙麾下。珙攻金信阳,整前锋,夜纵骁勇十二人,渡堑登城,袭擒其守,还报。珙大惊,以为唐李存孝率十八骑拔洛阳,今整所将更寡,而取信阳,乃书其旗曰赛存孝。累迁潼川十五军州安抚使,知泸州军州事。”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非常有谋略的骁将,并在对蒙战斗中屡立战功,如果善加使用的话,完全可能成为抗元的一面旗帜!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人,“中统二年夏,整籍泸州十五郡、户三十万入附。”他投降元朝了!为什么呢?《元史.刘整传》第二段记载说:“整以北方人,捍西边有功,南方诸将皆出其下,吕文德忌之,所画策辄摈沮,有功辄掩而不白,以俞兴与整有隙,使之制置四川以图整。兴以军事召整,不行,遂诬构之,整遣使诉临安,又不得达。及向士璧、曹世雄二将见杀,整益危不自保,乃谋款附。”现在我们明白了,因为上司的地方歧视和嫉功心理,他被狂整和诬告;在两个同僚无辜被杀后,狐死兔悲而又担心自己小命不保的刘整终于在宋景定二年(即1261年)投降了元朝。忽必烈大喜,任其为夔府行省兼安抚大使,赐银一万两。可见刘的能力是连敌人也非常欣赏的!

  那么刘整投降前宋元战争的局势是怎样的呢?一般以为以当时号称百战之师的蒙古铁骑的百战百胜,和南宋积弱已久,战力低下的军队,战争形势肯定是一边倒的。但恰恰相反,一贯骄横的元军在宋军面前碰了个大钉子。端平元年(即1234年)蒙古攻破蔡州,金哀帝完颜守绪自缢,末帝被杀,金国灭亡。次年,蒙古即挥师南下,宋蒙战争拉开序幕:

  东面战线:宋理宗嘉熙二年(即1238年),蒙古宗王察罕在率军攻克寿州和泗州等地后,被杜杲、余玠等人大败,加之六安赵氏组织民兵偷袭,被迫北撤。其后数十年由于由于江南河网发达、水系众多,水泽之地对蒙古骑兵驰骋极为不利,加上这里是距南宋都城最近的防线,宋军在此布防也最重,且宋水军远较蒙古水军强大,因此东面战场也无进展。

  荆襄战线:端平二年,窝阔台第三子阔出进攻襄、樊大胜,此后数年一直劫掠不断。至嘉熙二年,宋朝任命孟珙为荆湖制置使,三败蒙军,相继收复了信阳、樊城、光化和襄阳,并调整了荆襄防务,使得蒙军完全不能越雷池一步。

  四川战线:宋理宗端平二年(即1235年),在窝阔台的策划下,其次子阔端率军大举入蜀,但被曹友闻打败,无攻而返。此后数年间双方互有胜负,及至嘉熙四年(即1240年),孟珙、余玠开始整顿四川防务,设置屯田,择险立寨,修筑山城,积粮设防。而后宋军在余玠、王坚、张珏等人的杰出指挥下,固守山城,发挥宋军进攻不足、守城尚可的优势,多次击退蒙军,使其死伤无数,大大挫伤蒙军的锐气。特别是在理宗开庆元年(即1259年)合州战役中用炮石击毙了蒙古大汗蒙哥,使蒙古灭宋信心大为动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蒙军在四川的局面始终未能打开。

  由上可以看出,在刘整投降前,宋军充分发挥了地势和防守优势,虽然由于进攻实力低下而无法大举反攻对方,但也使得蒙古大军在其后数十年间难以南下一步,在三条主要战线上形成了相持的局面,这在蒙古大军的征战史中是前所未有的。

  那么刘整的投降到底对南宋的灭亡产生了什么影响呢?

  首先刘整坚定了忽必烈灭宋的信心。要知道当时蒙古在前线和南宋处于相持阶段,由于宋军擅长守城,加之在丘陵及水泽地区蒙古骑兵并不占优势,数十年而不能前进一步,蒙古朝廷上下非常郁闷。而当蒙古大汗蒙哥战死合城后,蒙古一度丧失了吞灭南宋的信心。所以当刘整第一次入朝献策,劝说忽必烈抓住时机力攻南宋时,被大臣们廷议否决了。而刘整仍不断劝说忽必烈;“宋主弱臣悖,立国一隅,今天启混一之机。”更提出:“自古帝王非四海一家者,不为正统。”至此忽必烈下定了灭宋的决心:“朕意决矣!”可以说刘整帮助元朝解决了到底战不战的争论。

  在解决了忽必烈信心问题之后,刘整更进一步提出了灭宋的战略:“先攻襄阳,撤其扞蔽。”所谓:“无襄则无淮,无淮则江南唾手可下也”。如前所述,当时在东线淮东多水网,不利于蒙古骑兵作战,而淮西据淮水,南宋在此屯有重兵,与淮东相呼应,蒙军很难进攻;在四川战线,宋军凭一部分余玠所筑山城顽强固守,元军也急切难以得手。相比之下,襄汉地区像是千里长蛇的软中腹。襄阳、樊城孤立的暴露在前沿,很容易受到攻击。如果元军攻下襄阳,长江中流的重镇鄂州就失去屏障。鄂州不守,南宋的千里防线就被从中突破,首尾截成两段。向西使川蜀与朝廷失去联系遮断,向东则有顺江之势,向南使得南面的湖湘门户洞开。因而襄、樊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可以说这招是非常狠毒的,它直接点出了宋军防线上的要害和最大软肋,使得元军由原来的多点进攻变成集全力而攻敌之要害,而后来的战事也表明这是非常高明的。

  当然光有战略是不够的,在被任为都元帅后,刘整与主帅阿术率军南下,亲自进攻襄、樊。此时,他又提出了攻克襄、樊的更为狠毒的战术安排:困!具体为如下五个方面:

  (1)在襄阳城东的白河口、鹿门山筑堡——切断与汉东地区的联系;

  (2)命史天泽筑长围,起于万山,包有百丈山——端襄阳粮道、令南北不相通;

  (3)筑岘山、虎头山为一字城,联络诸堡——断襄、樊樵苏之路;

  (4)加筑新城与汉江之西——对两城的合围;

  (5)筑新城以困襄阳,筑堡万山以断汉水西向的交通,立栅灌子滩以绝东流的通道——切断汉水西向的交通水上交通也被封锁。

  至此,襄、樊两城完全被孤立,军民陷入了内无粮,外无援的绝境,连污水和鼠雀也成宝贵资源。至元九年正月(即1273年),元军用巨型抛石机攻破樊城,守将范天顺自缢而死。而后驻守襄阳的吕文焕在元军强大的压力面前举城投降。襄、樊失陷后,南宋门户洞开,形势急转直下。元军顺汉水长驱东下,强渡长江,次年鄂州投降。至此,忽必烈的既定目标——上阻四川、下达江左的战略目标得以实现。

  在刘整投降前,蒙古军队根本不习水战,更不用提和强大的南宋水军进行战斗,而刘整到来后,编练水军,使得元水军迅速形成战力。《元史.刘整传》记载:“(中统)七年三月,筑实心台于汉水中流,上置弩炮,下为石囤五,以扼敌船。且与阿术计曰:‘我精兵突骑,所当者破,惟水战不如宋耳。夺彼所长,造战舰,习水军,则事济矣。’乘驿以闻,制可。既还,造船五千艘,日练水军,虽雨不能出,亦画地为船而习。”而刘整提出的水陆协同三面夹击战法更使其战力逐渐超越了南宋水军,成为元军主力部队之一。其后元军会攻临安,水军即为三大主力之左军出江入海直奔澉浦,最后攻克临安;而在水军成为南宋主要抵抗力量后,元水军则完全发挥出超强战力,战败了舰船数量超己方数倍的对手,特别在崖山战役中,用轻舟火炮击沉了南宋的巨舰,彻底消灭了南宋最后的抵抗力量。

  从坚定忽必烈的攻宋信心,到确立攻宋战略,亲力亲为地打开南宋的大门,训练水军彻底消灭南宋军队,刘整可以说是善始善终的帮助元朝灭掉了南宋,从而当之无愧得成为了当时的第一叛将。正因为此,虽然刘整在史家的研究中一贯不与重视,但毫无疑问他是刘整是宋元后期战争影响到整个局势的一个重要人物。王曾瑜先生在《宋朝兵制初探》中对刘整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认为“宋元后期战争的关键决策人物并非丞相伯颜,而是刘整。正是刘整使得元朝作出了重大的战略调整,……偏安江南,维持了一百四十多年的南宋王朝也终因元朝的战略转变而灭亡。”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