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李世民与李建成的皇位继承战  

2013-03-12 07:4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世民与李建成的皇位继承战

  一、太子、秦王矛盾凸显和群臣的“站队”

  武德二年(公元619年),应该是李世民很郁闷的一年,自从去年底讨平了薛仁杲之后,唐高祖就一直没有给他打仗立功的机会。今年刘武周勾结突厥频频进犯,眼见得裴寂和李元吉无力对抗、节节败退,唐高祖不仅不用他出战,还在频频调走他手下的人才,更有甚者,朝廷还把他当时最重要的臂膀刘文静杀了!这些都对李世民形成很大的打击。史书上没有记载他这一段的言行,不过以他的肚量和城府,估计是能够做到不形于色的。

  太子李建成这一年也明显加强了对李世民的防范。如前所述,李建成不是《旧唐书》、和《新唐书》中所描写的那样一个无才无德的庸人。很多史家经过考证认为,即使李建成的能力上比不上李世民,也能算得上人中龙凤了①。我们从两唐书那些自相矛盾、欲盖弥彰的字里行间,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李建成在唐初的军功政绩非常优秀。所以,以李建成的能力和太子身份,对朝中大臣肯定具备一定的影响力。所以,李世民受到的这些打击很可能就有李建成的一份“功劳”,至少他可以通过自己的支持者间接对唐高祖施加影响,利用唐高祖来剪除一下李世民的羽翼。

  此外,李建成还能够通过自己的职权之便来压缩李世民集团的发展空间。这么说是有历史依据的:本年(武德二年)九月,礼部尚书、太子詹事李纲(就是前面提到的曾经做过隋太子杨勇的老师,唐朝建国后被指定为太子李建成之师的那位老臣)向唐高祖提出辞职,就提及太子“信谗慝、疏骨肉”,意思就是说李建成听信坏人的话,而对亲兄弟采取不友善的行动。已经可见当时兄弟俩的矛盾已经比较是公开的秘密了。所以李世民不能带兵出征应该和李建成的阻碍直接相关。

  唐王朝这边不用李世民,刘武周那边就步步得逞。武德二年的冬天,刘武周连败唐朝军队,把大唐的整个河东(山西)龙兴之地几乎侵占殆尽,使得大唐关中朝野震惊,唐高祖和李建成束手无策,想不用李世民也不行了(唐高祖向来极少把大权交给外姓人,一贯是一方面紧握大权,一方面其余较重要之职都委于自己的亲族。在目前天下纷争、唐朝并没有取得绝对优势的时候,唐高祖用人有两个标准:第一要有可信,第二才是军事才能。现在的情况是李世民至少还是比外姓人可信的)。一直屈居一隅的李世民见时机成熟,主动上表请缨,要求率军去消灭刘武周。

  唐高祖当时很尴尬,两个月前执意杀了刘文静,压制李世民,但今天大敌当前,迫于无奈,他只好再次委重兵于李世民。大概是为了掩饰这种尴尬,唐高祖亲自到长春宫为李世民饯行,其中所包含的安抚之意,两父子心中自然都是雪亮的。于是武德二年(公元620年)十一月,李世民领兵出征刘武周。

  李世民出发后,唐高祖把裴寂召到朝廷,责备他打了败仗,还装模作样地把他交给有关部门追究责任。唐高祖此举固然有向众大臣显示自己赏罚分明的用意,也大概有一层意思是做给李世民看的,让李世民安心御敌。他也明白,肯定有人会随时把朝廷的动向密报给李世民的。但没过多久他就下旨释放了裴寂,而且对他的优宠一如既往。这个时候,奸诈的封德彝也被提升为了中书令(不久前,朝廷把内史令的名称改为中书令),成了宰相。

  李世民统帅李唐精锐部队,在武将谋士的协助下,可谓马到成功,仅用半年时间就彻底击垮了刘武周集团,使得刘武周仓皇逃奔突厥,被突厥所杀。这场战争中,李世民显露出了很强的报复心,打下了夏县之后,竟然下令屠城。另外,李世民也从刘武周那里得到了对他一生帮助极大的大将尉迟敬德。武德三年(620年)五月二十九,李世民从征讨刘武周的前线回到长安。

  这一战,基本稳固了李世民在朝中的军事领袖地位,接下来的大仗基本上都是李世民率军出征了。

  李世民刚到长安休整一个月,七月初一,唐高祖就命令他征讨洛阳王世充。屈突通和宇文士及、秦叔宝、程知节、李世勣、尉迟敬德等随同李世民出征。齐王李元吉也在这支队伍中,估计这是唐高祖派来监视、牵制李世民的;要不就是李建成派来的,因为他和李元吉关系很好。不管是唐高祖还是李建成的主意,派李元吉随军去洛阳都能起到两个作用:一是监视和牵制李世民,二是如果能够凯旋而归,朝廷可以在封赏李世民的同时封赏李元吉,也能继续牵制李世民。不管怎么样,以后李世民每次出征时,朝廷都会安排李元吉作副手,兵权由两兄弟分揽了。

  征讨王世充的战争一直持续到武德四年(公元621年)的四月。这一战的战果实在是太辉煌了!李世民率领的李唐主力精锐不仅灭掉了称霸洛阳多年的王世充军团,而且同时灭掉了远道而来援助王世充的、实力强大的窦建德集团!他们两个是当时天下除唐朝之外最大的两股势力,李世民消灭了这两大军团之后,当时的天下已经没有能与大唐抗争的军事力量了!

  武德四年七月初九,凯旋的李世民金盔金甲,身后跟随着李元吉、李世勣、秦叔宝、程知节、尉迟敬德等二十五员大将,骑兵一万余人、步兵三万多人,高奏凯歌、浩浩荡荡回到长安。在这支队伍里,押送着两个帝王――被俘的王世充和窦建德,和隋朝在洛阳宫的一应器物。李世民一行押送着这些战俘和战利品到太庙去呈献战果,唐高祖下诏大摆筵席,为众将士接风洗尘。这时候,李建成应该会参加所有仪式,虽然表面上要显出欢欣鼓舞的样子来,但心里一定是酸溜溜的,同时也忧心忡忡。

  当月,唐高祖任命屈突通为陕东道大行台右仆射,镇守洛阳;任命李道玄为洛州总管,管理洛阳军事。他俩都是李世民的人,估计这一任命是唐高祖接受了李世民的举荐。从此洛阳一带就成了李世民的铁打的地盘。李建成看见李世民把东都洛阳牢牢掌控在手,也不敢怠慢,马上盘算自己应该加强哪些地盘。荆湘等南部地区,他的支持者李孝恭那边正在攻城略地,基本情况也还不错,南方没有问题;东部已经“解放”的地区都让李世民控制了;就剩下北方了。李建成赶紧向父皇请命,八月,去安抚北方边境。当时罗艺正在幽州,估计李建成是在这一趟搞定了罗艺,至少是可以和罗艺强化了关系。

  十月,因为李世民功劳太大,现有职位不足封赏了,于是唐高祖创造了一个新职位――加封李世民为天策上将军,位在亲王之上,太子之下,同时兼任司徒(三公之中位列第二)。还下旨另设天策将军府,设置各级官吏。这个封赏不可谓不高了,但是,这也意味着唐高祖向李世民发出了一个信号:你的位置也就到此为止了,功劳再大也成不了太子。

  有意君临天下的李世民,此时当然不满足于唐高祖的安排。他在处理好了洛阳的善后事宜之后,开始在宫城西侧设置文学馆,延揽各地著名的学者加入文学馆,以本官兼任“学士”。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拉拢人才,充实自己的势力。这些学士中,在历史上著名的有亲王府属(秦王府助理)杜如晦、记室(机要秘书)房玄龄和虞世南、文学(教育官)褚亮、从事中郎(天策府参谋长)于志宁、宋州总管府户曹(宋州军区司令部民事官)许敬宗等,共十八人,史称“十八学士”。

  此时,本来大家都以为天下无战事了。但没想到由于战后安抚工作没有做好,窦建德的余党刘黑闼又死灰复燃。刚开始,唐高祖只动用了李神通、李世勣等人去镇压,没想到被刘黑闼打得大败。刘黑闼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几乎把窦建德原来的土地都收复了,重新形成了足以威胁唐王朝的一支强大力量。

  这种情况下,李世民受命再跨征鞍,于武德四年十二月出兵征讨刘黑闼,这次出征李元吉还是做他的副手。与以往每次出征还有一点不同的是,这回每到要摘胜利果实的时候,李世民就被叫停:武德五年三月底,秦王李世民与刘黑闼相持已经六十多天后取胜,刘黑闼逃奔匈奴,李世民就准备攻打刘黑闼的旁支势力徐圆朗。这时候唐高祖突然诏令李世民将军队交给齐王元吉统领,自己急速回长安。然后令他再另组队伍去攻打徐圆朗,也是到快最终胜利的时候,接到诏令班师回朝,另派将领继续战事。

  同时李建成也打破了太子不将兵的传统,亲自出马的次数增多了,同时为李元吉争取单独率兵的机会。刘黑闼逃到突厥后,再从突厥借兵卷土重来。唐高祖先是下诏命齐王李元吉去山东讨伐刘黑闼,数月没有进展,十二月底,太子李建成带兵和李元吉会合,采用魏征的建议,恩威并施,击败了刘黑闼,并于第二年(武德六年)正月杀死刘黑闼。这一下李建成又立了一大功,正式向天下昭示了自己不仅文治可以,武功也过硬。这对李世民是一个很好的反击。

  在剿灭刘黑闼的过程中,李建成还注意拉拢人心,与罗艺、李瑗等人进一步结交,强化了自己和河北山东大部的封疆大吏、军事将领的关系,于是河北、山东的大部(这里的河北山东比现在河北省山东省的范围要大得多)基本上都成了李建成的势力范围。

  到了武德六年(公元623年),天下终于平定了,皇族内部的斗争也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因为对外用兵的机会减少,李世民施展的空间再一次受到压缩。李建成、李元吉想尽办法压制李世民;李世民也展开反击,维持自己的势力。

  李建成最重要的支持者是当朝皇帝唐高祖。唐高祖是压根不想更换太子的,两唐书上所说的高祖多次对李世民许诺立为太子,都是李世民登基以后对历史的篡改②。其次就是李元吉,李建成曾经许诺给李元吉,说自己当皇帝之后会立元吉为皇太弟,死后传位李元吉。所以李元吉尽心尽力地死保李建成。

  唐朝的后宫嫔妃中,万贵妃讨厌李世民,当然支持李建成(当初李世民打进洛阳宫城之后,高祖闻报非常高兴,特许万贵妃等几人到洛阳挑选隋朝宫女和收取仓库里的珍宝。万贵妃等人到洛阳后就向李世民要宝物并为自己的亲戚求官,李世民却说:“宝物都已经登记在册上报朝廷了,官位只应该授予贤德有才能和有功劳的人。”没有答应她们的任何要求,一下子得罪了一批妃嫔。);当时最得宠的张婕妤、尹德妃和李建成关系非常好,是他的坚定支持者。她们不仅自己支持李建成,连她们的娘家都和李世民作对:因为亲王李神通立过大功,又和李世民关系亲密,李世民就赏赐他几十顷田地。恰好这时候张婕妤的父亲也看好了这块土地,就通过女儿向高祖求赐。唐高祖宠爱张婕妤,也不知道这块地已经赏出去了,就下手诏将这些田赐给她父亲。张家来找李神通,出示高祖手敕,要李神通退让,李神通岂肯吐出已经到口的肥肉,死活不愿让出来这块地,说凡事要有个先来后到,自己有秦王的“教令”在先。就这样发生了争执。

  张婕妤向高祖告状道:“皇上敕赐给我父亲的田地,被秦王夺去了给李神通了。”高祖因此发怒,责备李世民说:“难道我的手敕不如你的教令有用吗?”过了段时间,高祖还对丞相裴寂说起了李世民的这件事:“这孩子长期在外掌握重兵,一天到晚和那些读书人在一起,已经学坏了。”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也因为女儿受宠而骄横跋扈,秦王府的府属杜如晦经过他的门前,尹阿鼠的几个仆人竟然把杜如晦拽下马揍了一顿,打断了他一根手指,说:“你是什么人,胆敢过我的门前不下马!”杜如晦走了之后,尹阿鼠怕李世民告诉皇上,先让尹德妃对皇上说:“秦王的亲信欺侮我家人。”高祖又生气地责备李世民说:“我的妃嫔家都受你身边的人欺凌,何况是小老百姓!”李世民反复说明真相,为自己辩解,但高祖已经听不进去了。妃嫔们还在继续进说:“假如皇上一旦归天,秦王得了志,我们孤儿寡母恐怕要被他斩尽杀绝!”还说:“东宫太子慈善厚道,应该能好好保全我们。”借此打击李世民。

  李唐宗室的成员也大都支持李建成。唐室宗亲在唐高祖时代是很有实力的,因为唐高祖更相信自己的族人,一直采取“强宗室“的政策,不仅享受高官厚禄,而且有的亲王手里还有兵。李建成的为人不错,很注意和宗亲处好关系,又是嫡长子,做太子名正言顺,所以他们大都支持李建成。在唐朝战功仅次于李世民的河间王李孝恭,就和李建成关系密切,在幽州的李瑗也是,后面会提到。

  朝中大臣和各地军政长官,有很多人支持李建成。朝中的宰相裴寂是忠于唐高祖的,既然唐高祖不愿换太子,裴寂当然倾向李建成(只是他不愿太深地卷入兄弟之争)③。封德彝看风使舵,表面上亲近李世民,暗里支持李建成。(这一件事封德彝在世之时李世民一直不知,还以为这家伙挺支持他哩。直到他死后多年真相才被揭露出来。)各地封疆大吏,李建成也拉拢了不少人。幽州大都督庐江王李瑗(也是皇族)、幽州总管李艺(罗艺)支持李建成,邢州都督任环和他的弟弟任璨也多年依附建成,益州都督行台尚书韦云起、郭行方也是建成的同情支持者。至于到了武德八年、九年,李世民渐失兵权的时候,朝臣和各地都督、刺史很多人墙头草一样的依附太子。此外,山东的许多豪族都是支持建成的。

  另外,太子的支持者还有自己的太子府属僚,他们有的是唐高祖委派给太子的辅臣,有的是太子自己笼络来的。有几个人在当时就已经名满天下:韦挺、王珪、魏征、裴矩,其中韦挺是李建成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裴矩作为建成手下的太子左庶子、太子詹事,虽不表现出反对李世民的态度,但这样已经是支持李建成的了。再搭配上薛万彻、冯立等京中武将,对建成的实力形成很重要的补充。这些都是有史可查的,其实太子属僚应该远不止这些。

  和太子相比,李世民的羽翼相对就逊色多了。李世民虽然有较大势力,尤其是在军中的影响较大,但那些部众毕竟不在长安,而是在洛阳、河南一带,远水难解近渴。他在长安的支持者,朝中大臣里仅有有萧瑀和宇文士及、屈突通等寥寥数人,陈叔达虽然曾经帮助李世民说话,其实并不是从私人党羽角度出发的;宗室中支持李世民的是少数,除了唐高祖的堂弟李神通、堂侄李道宗和已经在征伐刘黑闼时死去的李道玄之外,还没有发现历史记载中有哪位亲王支持李世民。所以李世民的党羽主要是跟随他征战的将领,例如秦叔宝、程知节、张公谨、段志玄、尉迟敬德、侯君集、张亮等。还有忠于他的一些府属臣僚(包括房玄龄、杜如晦在内的十八学士),还有他的大舅子长孙无忌、长孙无忌的舅舅高士廉、长孙无忌的叔叔长孙顺德等人。所以李建成曾得意地对李元吉说:“在长安,秦王只是一介匹夫而已,想收拾他很容易。”

  对于后宫嫔妃,李世民这时候也知道她们的重要性了。他并不是象史书中所刻意描绘的那样不会和后宫搞关系,而是用金银收买了内宫的很多妃子。只不过,他收买的不是张婕妤、尹德妃那样显眼的人物,而是其他一些普通的妃嫔。为此李建成还曾对李元吉说:“秦王(李世民)已是遍见诸妃,他有钱,能拿出些好东西给她们。”而他的妻子长孙氏更是频频在后宫活动,积极向唐高祖表达孝心,和很多妃嫔搞好关系,尽力弥缝一些人和秦王的关系,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宫中的帮助。这样,后宫嫔妃中也有支持李世民的,他们虽然没有张婕妤、尹德妃的受宠地位和影响力,但替李世民通风报信、传送宫内情报还是能够做到的。

  此处值得一提的是,李靖、李世勣两个军事大才在太子之争中都持中立态度,确实都是善于自保的聪明人,不愿冒这样的风险。

  随着太子和秦王两个阵营基本形成,各自站位就绪,太子之争开始进入白热化状态。

  秦王府这边,有人劝说李世民动手刺杀李建成,以取得最终的胜利。当时房玄龄在李世民手下任陕东行台考功郎中,仔细分析了双方在长安的实力,觉得不能这样抗争下去,而应该及早采取行动,不然只会失败。但是,狡猾的他没有直接去对李世民说,而是先去说服时任比部郎中的长孙无忌,通过长孙无忌去说服李世民(因为举事杀太子是个敏感话题、而且是以疏间亲,他不愿意冒这个险。长孙无忌与李世民从小关系就好,还是李世民的大舅子,密切程度比任何人都高,向李世民说这话最合适。)房玄龄对长孙无忌说:“现在太子和秦王的仇怨已结,一旦祸患暗发,不止是秦王府不可收拾,连国家的存亡都成问题。我们要劝秦王仿效周公平定管叔与蔡叔的做法。而且需要抓紧时间!”长孙无忌说:“我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只是不敢说。现在你说的正合我愿。我去说给秦王听听。”于是,长孙无忌进去告诉了李世民。李世民传召房玄龄计议此事,房玄龄催促李世民抓紧行事。房玄龄还把秦王府属杜如晦叫来,一起劝说李世民诛杀李建成与李元吉。李世民可能是担心自己在长安的势力太弱小,成功几率不高,还不如采取陷害太子、让唐高祖废黜太子的把握更大些,就没有同意。

  作者按:李靖和李勣都是唐初的军事天才,也都是政治智慧超群,善于自保而得以善终。

  其实在职场中,有时候会遇到两个主要领导不和,拉帮结派。这种时候我们最好不要搅和进去,而是学一下李靖和李勣。只要你的业务能力强,他俩在争斗是谁都不会正式招惹你,在他们分出胜负后,不论谁胜出都还是要使用你。甚至有时候你运气好的话,他们两败俱伤,你这第三方倒能得利。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你所付出的代价就是:在他们争斗的过程中不易得到有意提升,在一方胜出之后不会迅猛上升。但相对于卷进去那样的风险,这样的代价是值得的。当然,如果你存心想赌一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①黄永年先生在《论武德贞观时统治集团的内部矛盾和斗争》论文中对此有所论述。

  ②见黄永年先生《论武德贞观时统治集团的内部矛盾和斗争》

  ③此处采用著名学者胡如雷的意见,他论证之后得出的观点:“他(裴寂)仅仅是唐高祖的心腹,并不是建成、元吉的死党。”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