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张廷玉 -为争取退休 甚至与皇帝激烈辩论  

2013-04-01 08:1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廷玉 -为争取退休 甚至与皇帝激烈辩论

  七十多岁的张廷玉为争取退休 甚至与皇帝激烈辩论


  怪事:三朝老臣申请退休 居然不批准

  大清乾隆朝的时候,有位老干部,叫张廷玉。籍贯安徽桐城。张老干部是军机处的第一批成员,又是总理事务的大臣,还兼负责抓吏部和翰林院的工作,同时负责几条战线的工作,老干部身上的担子不轻;而且,他这样操作也不是一两年的事了。

  他给康雍乾爷孙三代打工,从雍正时开始就一直坚持在几个部门上班,尤其在担任军机处机要秘书期间,基本上是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值班,随叫随到,哪怕是服了安眠药(调侃),刚刚躺下,雍正领导一个口令来,马上又得到宫里去听指示写报告。每天二更睡,下班途中,坐在车里还要批阅文件,到了家里,还得处理公事,至于睡觉,那是工作的另一种方式而已,头脑基本上还在工作的事情上转,想起什么,马上起床写文件。

  自朝至夕 无片刻之暇

  对于张老干部的工作强度,雍正领导有过中肯的评价:“自朝至夕,无片刻之暇”。

  张老同志长期超负荷工作,居然挣扎着六十多岁了还能主持当时最浩大的文化工程:修《明史》。等到第三任老板乾隆上台的那一年,张老干部已经64岁,《明史》也修完了,辛苦工作几十年,也该歇歇了。

  迫切想退下来休憩的张廷玉,知道不能一下子都辞了,怕把皇上给刺激到了,于是缓缓来,在65岁那年的十一月,先辞了总理事务的职位,等着一步一步抽身而退。这说明张廷玉还是慎重考虑了朝廷的反应的。

  至于朝廷方面,也似乎充分照顾到了老干部的身体状况,乾隆领导毫不含糊地批准了他辞掉总理事务的申请,而且向老同志主动示好,释放善意。在1742年,乾隆指示:张老干部年已七十,热不起,冷不得,没必要大清早就到宫里刷卡报到,大热天大风雪的日子,也没必要硬着头皮来上班,待家里休养为佳,《清史稿》的记录如下:“廷玉年已过七十,不必向早入朝,炎暑风雪无强入。”

  乾隆十一年,1746年,74岁的张廷玉遭丧子之疼,长子张若霭赶在老子前头病逝了。上级充分考虑到张老干部的悲痛心情和身体状况,给予他可以由人搀扶上朝的优待,并且解决家属的工作问题,其次子张若澄进入南书房上班,南书房是军机处成立之前的机要秘书办公室,虽然权力削弱,但每个星期见着皇上还不算是个稀奇事。

  从65岁那年开始,张廷玉与朝廷之间的这种良性互动,可能让张廷玉产生一种认识:我做了这么多年事,朝廷又一步一步照顾我,离退休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赶紧打报告吧。加之张老干部与乾隆据说在一些大典的工作方面,有些意见不协调,让老张觉得该抽身而退了。

  于是,在乾隆十三年,1748年,已经是76岁高龄的老张,终于给皇上递交了离退休申请,理由嘛,大家都猜得到:“老病”。依照情理来看,一个76岁的德高望重,任劳任怨的老干部申请离退休,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从法定年龄来看,古代高级干部的离退休年龄是70岁,儒家经典《礼记 曲礼上》早有明文规定:“大夫七十而致仕”,所谓“致仕”,就是把官职还给朝廷。而且还点名了离退休地点,《尚书大传》也有名文规定:“老于乡里”,就是正在家乡养老,你从哪里来,还是回哪里去,不只是将职位还给朝廷,连首都户口也还给朝廷。

  超出退休年龄6岁

  按照古代严格的标准,张廷玉也已经超过退休年龄6年,按照现代的标准,更是超过了16年。

  应该可以退了吧?然而,张廷玉误判形势!乾隆没有答应。收到张老干部的离退休申请,37岁的乾隆这样批示:老先生是两朝天子的重臣,咱皇室早把您看成自家人了,百年之后,您的牌位将光荣地放在我们皇家的祠堂里,陪皇家列祖列宗一起光荣,您还见什么外呢?居然还要辞官归田?没这个理。不准。“岂有从祀元臣归田终老?”

  原来,早在雍正的时候,为了表示对张廷玉工作成绩和忠心的肯定,特批将来把张廷玉的牌位放在皇家祠堂里。这种事情现在看起来很浮云,在当时却是莫大的光荣。领导的批示让张廷玉大跌眼镜,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误判形势,于是猴急了,腆着老脸,与天子展开了一来一回的辩论。

  趣事:君臣为是否延迟退休辩论

  老干部任劳任怨几十年,工作期间什么怨言都没有发过,他自己的立身格言就是“万言万当,不如一默”,说千句,道万句,不如一句也不说,可如今不让他离退休了,几十年的沉默忍让全退一边去,谁不让我退休我跟谁急,哪怕皇帝也不能挡我退休的道。

  张廷玉马上一封信反驳乾隆:哪怕在宋朝、明朝也有已经位列皇家祠堂,却仍可以退休的先例,而且官员七十岁退休,是自古以来就天经地义的事,“古今通义”。

  乾隆要老臣学诸葛亮

  乾隆回复:老同志,退休的事也不能完全按照经典办,也要变通,您老是想着七十退休的清闲,干吗不再熬几年,工作到八十岁,享受拄杖上朝的荣誉呢?我觉得您要向三国的诸葛亮同志学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乾隆也不地道,人家诸葛亮还来不及退休,54岁就累死在工作岗位上,他逝世时候的年龄比张廷玉申请退休时候还小22岁呢。

  张廷玉针锋相回信:人家诸葛亮是在乱世,完成匡扶汉室,统一国家的大任都在他肩上,我生活在太平盛世,没什么不可卸下的大任,这能比吗?

  乾隆跟老干部耗上了,他又强词夺理:你们所处的时代虽然不同,工作任务不同,但你们一心尽忠的精神境界是一样的,把你换到三国,也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把诸葛亮换到你的位置,也不会递交退休申请,“易地皆然”。我的爷爷,我的老爹,对你那么好,提拔你,照顾你,给你权力和荣誉,看祖宗的面子,你不能退休;我又这样照顾你,看我的面子,你也不能走,“不独受皇祖、皇考优渥之恩,不可言去;即以朕十余年眷待,亦不当言去。”不批准。

  更离奇的是,乾隆还把自己与张廷玉关于退休事项进行争辩的记录,全程在朝廷上公示,让全体文武大臣评理,等于是搞了一次听证会。当然,在几次交锋后,乾隆作了一定的让步,解除了张廷玉在吏部的工作任务。皇上让一寸,张廷玉也不敢进一尺,于是没有再进一步递交报告。

  写清史的人说了一句公道话:“然廷玉实老病”。张老确实又老又病,已经不适合担任中央的任何工作了。乾隆爷考虑到这种情况,于是又通融了一步,在张老干部77岁那一年的正月,又批示:老张同志可以每隔十天才去一趟办公室,每隔四五天去一趟皇宫和皇上商量工作。到这年冬天,恩准养病。到这分上,张老干部更加不好意思启齿谈退休了。

  在张廷玉老干部养病期间,乾隆特意派军机大臣去慰问,嘘寒问暖中,张廷玉讲到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咱当着皇上的面是不好意思提退休了。不过我这私心想着,还是退了好,“受上恩不敢言去,私意原得暂归。”张廷玉的话讲得很保守,说是暂时退休,好像随时准备被返聘的样子。其实意思很明白,实在想退了。

  乾隆扛不住了,批准退休,并且对归家程序有具体指示:等来年河流冰块化解了,坐船回京。并且还写了三首诗相赠。

  张廷玉老干部离退休的事到此应该画上完美句号,好好回家抱孙子颐养天年去。

  可这事还没完呢。

  最悲惨的退休:走错几步“棋” 一直被乾隆修理到死

  1749年,对于张廷玉老同志来说,应该是欢天喜地的一年,和当今万岁爷斗智斗勇斗蛮斗狠,总算成为离休干部了,赶紧准备行李回家去,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

  偏偏张廷玉老干部顾虑大,一面欢喜,一面却想起另外一件事,这件事为他的退休蒙上一层阴影。他老人家想起自己百年之后能不能进皇家祠堂——太庙。他心里可能这么琢磨:现在领导答应让我退休,会不会事后报复我,让我百年后牌位进不了皇家祠堂呢?这个念头一提起来,就再也放不下了。

  在皇家祠堂安放牌位,这在今天看起来就是块浮云,可260多年前的张老干部就看不开了,一生的荣誉要是泡汤了该咋办?

  为了身后的荣誉

  要皇帝写保证书

  老人家慌慌张张跑到乾隆那里,很着急地说:“皇上,前几年我申请退休的时候,您说老臣是皇家祠堂的人了,不能还乡。如今您批准我退休,会不会因此不让我的牌位进皇家祠堂呢?因此恳请您给老臣写个保证书,保证我百年后的牌位安安稳稳挪进太庙。”

  作为领导的乾隆,听了很不受用,但情绪还是比较稳定,很有修养地克制着,居然给老干部写了张保证书,保证老同志的牌位在百年后一定进入皇家祠堂,这个由先帝制定的政策,坚决不动摇,坚决执行,老同志请放心。

  张老干部就这么走错第一步,紧接着走错第二步:居然不亲自去面谢,而是派了儿子张若澄代表自己去感谢。到了这一步,乾隆的情绪再也没法稳定了,没见过这种不给上级面子的,当即草拟圣旨,准备对张廷玉傲慢的态度进行通报批评,“遂发怒,命降旨诘责。”还好,皇上身边还有张老干部的学生,一面为老师求情,一面暗中通知赶快过来道歉。

  没想到,这是张廷玉走错的第三步:张廷玉慌慌张张进宫请罪道歉,结果乾隆的情绪完全失控:“圣旨还在我办公室抽屉里锁着呢,你凭什么就事先知道领导要批评你了?你老同志是不是在搞小山头,是不是在我办公室安插了耳目和窃听器。”

  可怜老干部,几十年官场全白混了,三步臭棋把自己的形象毁得稀巴烂。被通报全体朝廷干部,进行公开批评,昔日的政敌们一拥而上,纷纷表态:张廷玉不听打招呼,死乞白赖要退休,居然要挟上级写保证书,我们全体官员义愤填膺,强烈要求撤销张廷玉的一切职务,其牌位不得进入太庙!这分明是“扫张会”。

  在“扫张会”过后,张廷玉基本消停了,他战战兢兢待在北京,一心等着河里的冰块融化了,赶紧地坐船回老家去。到“扫张会”的第二年,也就是1750年,看看河里的冰融化了,张廷玉立即打报告申请回乡,没想到,又是一步臭棋。就在这一年,乾隆的长子定安亲王永璜病死,永璜同学是张廷玉老师的学生,这学生尸骨未寒呢,家长乾隆正在伤心,张老师一封冷冰冰的申请报告就递交上来了,乾隆的情绪又一次无法稳定,他严肃地批评了张老师,你好歹也是我儿子的老师,做家长的还沉浸在丧子之痛中,你这个做老师的居然撂挑子走人,你怎么可以这样一而再,再而三伤害朕脆弱的感情?而且用词前所未有的严厉: “漠然无情,是尚有人心者乎?”

  于是,关于能否进太庙的事情进一步提上日程,乾隆马上就此事召开扩大会议,会上达成一致共识,张廷玉不配进太庙陪皇上的列祖列宗,建议取消资格。张廷玉也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对自己灵魂深处的私心进行了狠狠地抨击,主动打报告要求取消自己入太庙的资格。

  退休第二年

  被罚款15000两白银

  带着满心的伤痕,张老干部回到家乡安徽桐城,远离是非之地,总没事了吧?别急,乾隆心里还惦记着呢,就在这一年九月,逮着个机会,又给张老前辈开了张“牛肉干”:罚款15000两白银,北京的住所抄家。理由是张老师的儿女亲家与反清知识分子吕留良有密切往来。

  可怜77岁的老干部,三朝重臣,被少东家乾隆一惊一乍地,彻底熄火,居然还能顽强地活到83岁。我想,他是带着灵魂不能进入皇家祠堂的遗憾,走向了生命的尽头。

  然而,命运又跟他开了个玩笑,少东家乾隆改变主意了,批示:准许张廷玉老干部的牌位进入皇家祠堂。活着的时候给你一个不确定,在你死后却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死者已经带着精神折磨走了,生者却感恩不尽,高呼英明。乾隆玩政治的手腕,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事隔260多年,还是不免要严肃地批评乾隆,你干吗如此和老同志过不去?人家不就是想按时退休吗?何苦又是拖延,又是恐吓,又是打压,至于吗?有人说是打击朋党,哎,朋党朋党,多少斗争假汝之名而行。

  所以,做人不能太乾隆!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