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东晋叛将——凤毛鸡胆 王敦  

2013-07-12 07:0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晋叛将——凤毛鸡胆 王敦

  280年,晋帝国灭吴,三国时代终告结束,中国史上的又一个大一统时代出现了。本篇的主角王敦(266~324)就是在这个背景下登场的。王敦字处仲,琅邪临沂(今山东费县东)人,出身于当时的名门王家,是后来成为东晋名相的王导的从兄。他生性简慢轻脱,善于察言观色,精通《左氏春秋》。王敦秉承魏晋士人风气,喜欢清谈,口不言财色,年轻时没有什么名声,不知为什么被晋武帝司马炎看上了,还把女儿襄城公主嫁给了他,他也就堂而皇之成了驸马都尉。

  不管你原来名气怎么样,可是只要娶了皇帝的女儿,你肯定会成为社交界的名人。王敦从此就成了当时的名臣王恺和石崇等人的座上客。说王恺和石崇是名臣,不是因为他们才能过人,而是因为他们财富惊人,他们两个的斗富故事是我们大家都耳熟能详而又为之垂涎三尺的。王敦也经历过多次这样的场合。一次他参加王恺的宴会,王恺命令女乐手们吹笛助兴,其中有个女乐手吹走了调,王恺竟然当场将她打死。满座宾客都大惊失色,只有王敦无动于衷。

  过了几天,王敦和王导哥俩又去王恺府上蹭饭。王恺命令美女斟酒,如果客人不把酒喝完就立刻杀死美女。轮到王敦、王导时,王敦故意不肯喝,吓得斟酒女脸色大变。还是王导怜香惜玉,虽然不大会喝酒还是把酒喝完,这才救了斟酒女。回去后王导感叹说:“处仲过于残忍,如果当权,不会有好结果。”洗马潘滔看着王敦作出了半仙式的预言:“处仲蜂目已露,豺声却未振(讲话声音不够凄厉?呵呵),如果不吃人就会被人吃掉。”石崇为了与王恺斗富,家里也经常大摆酒席招待客人。他的厕所里总有十几位美女,伺候客人在如厕后换了新衣服再出来。很多客人都羞于当着女子面换衣服,只有王敦若无其事地当着众多美女换衣服,以至于这些女子都说:“这个客人以后必能做贼!”以上的记载无疑证明了王敦从年轻时就不是个好东西,不过如果王敦一不小心混成“太祖高皇帝”什么的,这些可能就是他从年轻时就冷静过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铁证啦。

  300年,皇后贾南风陷害太子,将其驱逐到许昌幽禁,并下令太子离京时东宫的官属不许相送。可是当时担任太子舍人的王敦和太子洗马的江统、潘滔等人却犯险前往相送,于是大获舆论赞扬。301年,八王之乱起,王敦劝说自己的叔父王彦起兵响应齐王司马冏,讨伐篡位的赵王司马伦,由此立下功劳。著名的白痴皇帝、晋惠帝司马衷重新登位后,封王敦受封散骑常侍、左卫将军、侍中,不久又被提拔为青州刺史。307年,王敦被征召为中书监。他把自己妻子襄城公主的一百多个侍婢和自己的金银财宝全都分发给手下,自己千里走单车回到了洛阳。时天下大乱,王敦眼见晋的衰亡难以避免,于是在309年东海王司马越征召他为扬州刺史时,他毫不犹豫就离开洛阳去了。

  王敦和王导一样看好建康的琅邪王司马睿,司马睿征召他时,他马上欣然前往。310年,王敦和王导一起在建康拥戴司马睿,成了他的主要谋臣。311年,他出任扬州刺史,与历阳内史甘卓等合兵,击斩不受司马睿节度的江州刺史华轶。王敦也颇有识人才的眼光,他很赏识陶侃的才能,向司马睿大力举荐他。于是陶侃奉命镇压杜弢领导的寄居于荆、湘的巴蜀流民起义军,王敦也因功于315年被封为镇东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都督江扬荆湘交广六州诸军事、江州刺史、汉安侯。317年,王敦和王导共同奉司马睿为主,又于318年拥立司马睿为帝(晋元帝)。王敦因功官拜大将军,旋加荆州刺史,控制长江中游军政大权。王敦此时声望、权力和地位达到顶峰。他与王导从兄弟二人,一个拥兵在外,一个执政在朝,王氏子弟也多居要职,因此当时人都说:“王与马,共天下。”他从此日益骄横,欲专制朝政。司马睿感到恐惧和担心,即以御史中丞刘隗、尚书左仆射刁协为心腹,疏远王导,抑制王氏势力,暗作军事部署。王敦对此当然不能容忍,他每次酒后都愤愤不平,手持玉如意,边击痰盂边吟诵曹操的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于320年上书为王导鸣冤,指责司马睿。奏疏送到建康,被王导退了回来。王敦不甘心,又再次上书。

  司马睿收到奏疏后,担心王敦会乘机发难,于是命令自己的心腹将领出镇各地以防范:戴渊任征西将军、都督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镇守合肥;刘隗为镇北将军、都督四州诸军事、青州刺史,镇守泗口。王敦被大大激怒,于322年正月自武昌举兵东下,上疏列举刘隗罪状,说司马睿宠信奸臣,百姓怨声载道,国家即将败亡,自己起兵是为了清君侧云云。沈充于吴兴起兵响应。王敦军不久就到达芜湖,又上疏声讨刁协的罪状。司马睿大怒,一面亲率军队迎战,一面急招戴渊、刘隗前来救援。三月,王敦率军攻建康石头城,守将周札开城门请降,王敦兵不血刃入城,来征讨的政府军先后战败,政府官员四散逃命,司马睿狼狈不堪,身边只剩下两个侍中。他表演了一个小动作,说:“想要夺我的位置,早点说明即可,我自会回琅邪。何必如此困扰百姓?”(战败才说,晚了。)

  王敦入石头城后,拥兵不朝,放纵士卒劫掠,肆意杀死了周顗、戴渊、刁协等朝臣,并在朝廷及地方安插党羽。起初王敦起兵时,刘隗和刁协都劝司马睿诛杀王导和王氏家族全部成员。王导带着兄弟子侄二十余人,每天都在宫门外候罪,仆射周顗进宫,王导向他大呼:“伯仁(周顗的字),一家大小百余口性命都交到你手上了!”周顗看都不看,一直进宫。进了宫中见到司马睿后,却竭力向他保证王导忠诚,极为恳切。司马睿听信。周顗喜欢喝酒,在宫中喝得大醉才拜辞出去。王导这时还在宫外,又向他呼救,他不但不理,反而对自己的侍从说:“我要诛杀那些乱臣贼子,换取金印,挂在手肘后!”回到家后,又上书竭力证明王导无罪,这才救下了王家的性命。但王导并不知情,因此怀恨在心。王敦攻入石头城后,对王导说:“周顗声望很高,请他任三司应该可以胜任。”王导不说话。王敦又问:“难道只能当令或者仆?”王导还是不回答。王敦说:“那就只有杀掉了。”王导仍不回答,于是王敦下令斩周顗。后来王导得知真相,大哭说:“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王敦企图进一步篡权,但是被王导的坚决反对,只得于四月还师武昌,遥控朝政。闰十一月,司马睿忧愤而死,太子司马绍继位(晋明帝)。323年三月,王敦谋篡帝位,于四月移镇姑孰,自领扬州牧,大肆任命自己的亲党为朝官和地方官吏。324年六月,司马绍乘王敦病重,下诏讨伐。王敦以兄王含为元帅,领水陆军5万攻建康,立足尚未稳就于七月,遭到政府军的袭击,大败。王敦得知,气急败坏地说:“我的兄长真是个没用的老婢,大势已去了。”但他仍然不甘心,想带病亲自出征,但是没多就病死。他的党羽沈充等人继续攻击建康,但不久就被一一讨平。王敦被掘墓戮尸,首级被割下挂在朱雀桥上示众。

  王敦虽然是所谓的叛将,但他早期还是为晋室做出了不少贡献,他的反叛也是由于屡受晋室猜疑而起的。自古以来掌握兵权的大将总是处于危险的边缘,永远是朝廷猜忌的对象,不是遭猜忌被杀,就是遭猜忌被迫反叛,反叛成功,就成了“太祖高皇帝”,失败自然就像王敦一样变成乱臣贼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