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蚂蚁杀死大象”的金融战役:威尼斯称霸地中海揭秘  

2014-11-07 08:2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蚂蚁杀死大象”的金融战役:威尼斯称霸地中海揭秘

  “威尼斯共和国”是世界金融战役简史的开篇,可很少有人知道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古代国度。古威尼斯曾经是欧洲金融资本集聚之地,诞生过一个拥有无上权力的金融之国,曾在几百年的时间里,左右着欧洲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走向。它鼎盛时期不过800平方千米,首都不过7平方千米,但却主导欧洲接近1000年。最令人惊讶的是:人们不仅忘记了这个伟大的金融国家,也找不到任何威尼斯银行家族的延续痕迹,他们却曾经主导着13世纪到16世纪的欧洲。

  拜伦曾经说过:“凡事涉及威尼斯就是不平凡。她的容貌像一个梦,她的历史像一段传奇。”威尼斯是一个美丽的水上城市,它建筑在最不可能建造城市的地方。威尼斯的风情总离不开水,蜿蜒的水巷,流动的清波,她就好像一个漂浮在碧波上浪漫的梦,诗情画意久久挥之不去。这个城市一度曾握有全欧洲最强大的人力、物力和权势。

  威尼斯原为一渔村,由于其地理位置优越,便于从事东西方中转贸易,所以,5-7世纪时受匈奴人和伦巴德人侵扰的内陆居民纷纷迁移到此。公元687年威尼斯共和国建立,是意大利北部城市共和国,位于亚得里亚海北岸,其统治中心在威尼斯。威尼斯共和国建国初期隶属于罗马拜占廷帝国,9世纪40年代,其商业与手工业日益发达,成为实际独立于拜占庭帝国的城邦国家,10世纪末获独立,成为富庶的商业国。由于协助拜占廷击退诺曼人的进攻,于1082年获准在拜占廷帝国境内建立商站免税行商。十字军东侵期间,威尼斯巩固了在东方和爱琴海沿岸的地位,并乘机吞并拜占廷的大片领土,包括克里特岛、伯罗奔尼撒西南部及爱琴海上的许多岛屿。威尼斯总督恩里科?丹多洛凭借出色的金融战天赋,把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洗劫一空。1298-1382年,其同热那亚共和国连续进行了4次海战,击败这一贸易竞争对手,成为地中海和黑海地区的强国,进入全盛时期。

  欧洲热钱资本建造“金融飞地”

  8世纪,古威尼斯人抵抗贝宾三世的帝国扩展,与罗马拜占庭帝国结成联盟(有的历史学家认为是附属国关系,这其实就是“名义依附”,实际是古代欧洲独立的弱小国家与强大国家结盟的一种常见形式)。其“弱小的现实”和“不妙的前景”不需要多高明的政治眼光就可以预见,但欧洲金融资本却看到了威尼斯--这个“巨大齿轮之间的坚硬的小滚珠”的价值,开始进行全力扶植。

  9世纪,欧洲商业资本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由于古代欧洲地区黄金和白银长期供给不足,出现了一种金币可以主导欧洲实体经济(发展)的特殊现象。这时,只要掌握了金币,就实际掌握了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金币的秘密流动如同一条暗河滋润着由于货币干渴而陷入停滞甚至衰退的欧洲各国的实体经济。于是,金币不再是货币,而是一种无上的权力。金币流动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繁荣,而离开时,那里又变成了一片废墟。这种特殊的现象造就了威尼斯共和国的繁荣,也造就了威尼斯城本身。

  9世纪以后,随着夜幕的降临,一车又一车的金币、银币如同一条活的怪物,秘密地爬进了早期的威尼斯。之后,一座又一座建筑拔地而起,欧洲的商人们因为金币匮乏被迫前往威尼斯共和国进行转账交易,交易所迅速多了起来,随着大量资本的涌入,威尼斯城邦的商人雇佣军力量得到了增强,征服这个地区的难度逐渐超过了“预期的回报”,威尼斯城邦开始作为一根“鸡肋”,得到了独立于欧洲大陆各霸主的“超然地位”。一个空前繁荣的威尼斯共和国出现在欧洲的大地上。这一切不是由于威尼斯地区具有某种战略价值,实际可能恰恰相反--由于古代的威尼斯是欧洲各种政治势力控制最薄弱的“边陲小镇”,是一个“三不管地区”(是很多大的“辖区”之间不具备经济和战略价值的小块地区)。

  “热钱”的大量涌入,固然开创了威尼斯共和国的繁荣,但也带来了围绕金币控制权的征伐和动荡,随之而来的战乱给古威尼斯人民带来的苦难远远大于利益。当热钱消失的时候,威尼斯共和国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迅速地消亡了。所以,威尼斯共和国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毁于热钱的国家。

  威尼斯商人统治构架的形成

  欧洲金融资本形成初期,欧洲皇族、贵族把一些多余的金银委托“商人”进行放贷和采买,从而形成了“主仆关系”,随着那些聪慧狡诈、坚韧吝啬的商人拥有的金币愈来愈多,而贵族兴衰更迭频繁,这种“主仆关系”在悄然发生着变化。这个时期正处于欧洲经济漫长的大萧条时期,史称“中世纪”。所谓的“中世纪”,从金融角度来说是一个货币匮乏导致的通货紧缩性经济危机,始作俑者从客观来说是黄金总量的不足,但通过囤积金币,推波助澜、加重这场金融危机,并开始走上幕后主导欧洲政治、军事、文化宝座的,就是这些从事采买、理财专职或贴身的仆人、金银匠、珠宝商、“人口贩子”、“高利贷者”、“贵族掮客”、“海盗”。8世纪后,威尼斯商人已经从“仆人”变成了“主人”,开始秘密接管了整个欧洲的统治权。

  欧洲贵族生活奢靡、大手大脚,有一套由商人们安排的“高尚生活模式”。除了少数贵族外,大多数欧洲贵族都是盘踞在威尼斯共和国的金融资本的“债务人”,后来逐渐主导了西方经济。各国货币发行权的“国际债权人”,就是由“威尼斯债权人”演变而来的。欧洲各国的贵族为了从威尼斯商人手中借贷金币,可谓丑态百出。他们表面上不屑与“仆人”为伍,暗地里又勾结威尼斯商人,从出卖国家机密到协助组建“政治海盗”在大海上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直到现在,这些“商人情报集团”所搜集的情报原件依然是欧洲历史学家研究当时威尼斯共和国乃至欧洲政治的重要档案。

  威尼斯共和国的商人们非常有钱,但却缺乏名誉。这不仅是欧洲封建门阀文化的体现,也是威尼斯商人唯利是图、不择手段导致的后果。他们往往表面依附于贵族阶层,却在幕后主导着历史进程。有些商人会用金币“捐买”一些低级的爵位,从事一些不起眼的职业,却往往掌握着生杀大权,譬如,狱卒、行刑者、“低级军官”等。威尼斯商人建立了一个跨越欧洲的商业情报网络,却已经不再局限于商业领域,是一种独立的政治势力,这些“商业情报网络”实际掌握在不同商人家族手中,逐渐形成了世袭特权。欧洲大陆的贵族、王朝和国家不过是这些相互联姻、相互吞并的威尼斯商人家族的傀儡。

  8世纪以后的威尼斯共和国,表面上是由金融贵族推举出来的“公爵”(后改称“总督”)掌管,实际上,威尼斯共和国的武装却牢牢掌握在威尼斯商人家族成员自己出资组建的贵族军队和所谓的圣马克骑士手中,金融家族的私人军队一直保护着威尼斯共和国。圣马克骑士不是中世纪受到人们尊敬和认同的法定骑士阶层,而是由威尼斯商人家族中的一些成员自愿出任。所以说,圣马克骑士和商业情报网络完全成为一张笼罩在威尼斯共和国各个角落的蜘蛛网,并随时消灭任何敢于颠覆威尼斯商人统治的对手。

  贵族们出于对金币的贪婪和对失去贵族地位的恐惧,不断相互倾轧。表面上,他们利用威尼斯商人出租的私人军队直接组成“政治海盗”,在大海上抢劫对手财物,但他们不过是威尼斯商人掌握的家族武装集团放牧的“羔羊”,哪个肥了,就把哪个拉出去。威尼斯公爵既没有实权,也没有太多的价值,甚至还是一个风险很大的“工作”。除了少数“意外死亡”或“病死”之外,几乎所有的公爵们最后都被迫困在修道院中,终了残生。这实际是威尼斯商人对“傀儡”的防范机制。

  1223年,威尼斯商人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幕后磋商”和“血腥较量”后,决定了一种彻底削弱公爵的职权体制,让商人家族实际上把威尼斯共和国的司法权、最终行政决定权、日常事务管理权全部把持在手中,并且世袭化、家族化、公司化,即把传统的威尼斯贵族彻底地清除出了决策层,由此“威尼斯商人统治构架”形成。这是一个传统的威尼斯贵族和威尼斯商人殊死较量的过程,是金融家族世袭权力体制的产物。

  威尼斯商人家族之间的兼并经过了几百年的明争暗斗,终于以“十人议会”的形式明确了下来,并逐渐进入用政权巩固公司利益的历史阶段。威尼斯共和国期间,涌进威尼斯的大小商人数以万计,而且都是怀揣着金币袋子、车拉着金币箱子,甚至是船载着金币而来的欧洲巨贾富商。他们绝大多数都消失在了威尼斯泡沫中,留下的一堆又一堆的金币,被胜利者铲起运到了金库,等待着不断的“堆高”或更换新主人。

  对于商人之间的“金币战争”来说,可以避免流血的方式无疑是最符合“商业原则”的。所以,圣马可广场四周的交易所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目的只有一个--赌博。俗话说,“有赌必诈,十赌九输家”,那些充满智慧、拥有了当时普通人不敢想象的财富的商人们相互比拼的就是“诈术”,他们如此冒险的根本原因在于,金币的凝结将在某一个必然到来的时刻,让一个或几个“胜利者”拥有所有金币和“垄断市场”的无上特权。金币在普通人眼中是金钱,在威尼斯商人眼中则是权力。

  “蚂蚁杀死大象”的金融战役

  威尼斯商人从拥有强大金币产业实力的商人向威尼斯银行家过渡的标志性事件,是公元1171年“威尼斯银行”的建立。这是世界第一个央行,是地道的“欧洲央行”,也是一个私有央行。威尼斯银行牢牢控制着欧洲的金币供给,几百年来,蓄意制造欧洲地区的流动性紧缩性金融危机,以此增加威尼斯银行家对欧洲各国的政治、军事、经济、金融的影响力。

  回顾威尼斯共和国与罗马帝国金融战争史,不得不对比一下双方的实力和疆土,从领土、人口和军队数量来看,这有点像一只蚂蚁偷偷打上了大象的主意,威尼斯共和国也许是只蚂蚁,可有了欧洲跨国垄断金融资本的力量,这只蚂蚁却成功杀死了大象。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战争,而是一场纯粹由威尼斯商人一手导演的古典金融热战,是金融资本第一次成功地肢解了一个庞大的帝国,但却不为人所知,这就是古典金融战役的力量。那时没有人理解欧洲正经历着威尼斯银行家发动的一场金融战役,无论是罗马建国者,还是历史学家都不会相信横跨欧亚非的罗马帝国会毁于一场精心设计了20年的金融热战。至今,人们也很难相信庞大的罗马帝国会毁于几个银行家之手,但这就是真实历史。

  罗马拜占庭帝国毁灭于金融战役,不仅表现为银行家们的幕后活动,关键因素还在于“货币供给总量的杠杆应用”。罗马拜占庭帝国虽然危机四伏,但军事力量依然不容小觑,其军队总量远远超过法国派出的远征军、一些意大利北部的贵族武装和威尼斯共和国的军队总量,如果没有一个瓦解罗马拜占庭帝国首都卫戍部队和阻止各地援军的有效手段,毁灭罗马拜占庭帝国是不可能的。奥妙就在于威尼斯银行家一直负责提供罗马拜占庭帝国军费所需的金币,罗马帝国的确没有足够的金币和银币来支付军事预算,这就是银行家们人为制造的“流动性紧缩”和高利率政策(实际高达30%以上)的妙处。威尼斯银行家贷款给哪一个皇族,他就可以政变登基,反之则可立刻削弱一个罗马皇帝的统治基础,让几十万雇佣军成为“摆设”,甚至临阵倒戈。这种高利率的金币贷款又进一步制造了罗马帝国的金币短缺,导致货币紧缩性金融危机逐渐演变为全面的经济危机,甚至是政治危机,这就是“蚂蚁杀死大象”的核心秘密--“流动性紧缩性金融危机”。

  “威尼斯银行家”精心策划了一系列的连环计,以金币和金币构筑的“欧洲人脉网络”为依托,直接插手罗马拜占庭帝国的皇位之争,并且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收紧”和“放松”金币供给,灵活自如地操纵着罗马帝国庞大雇佣军兵团的“忠诚度”和“效忠对象”。辉煌了上千年的罗马帝国,被威尼斯银行家发动的金融热战消灭了,罗马金融战役取得了完美的胜利。

  威尼斯银行家在此后的两百年中,又不时地去挑动军阀割据的欧洲,让欧洲出现了大小几十个国家和几十种语言,再也没有形成罗马帝国的统一格局。金融资本的筹码反复放在军阀和各国君主的不同方面,让法国、德意志、各地军阀陷入一片混战,金融资本借机做大。但是颇具讽刺意义的是,此后罗马帝国的各路残余势力所依靠的恰恰是威尼斯的高利贷,甚至是威尼斯的军队或舰队。威尼斯银行家想要的就是一个臣服于金币力量的统一欧洲,在这之前却必须让欧洲尽可能地陷入分裂、战争和由此带来的金融危机。

  欧洲古典金融战役被威尼斯银行家发展到了极致和巅峰。威尼斯共和国的历史,也是一部绚丽的金融战役史。威尼斯商人披荆斩棘在一片盐碱滩上建立起了一个伟大的国度,至今还保留着一座美丽的海滨小城,演绎着让人浮想联翩的传奇。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