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太平天国中小兵的命运  

2014-02-26 09:5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平天国中小兵的命运

  俗话说得好,一将功成万骨枯,太平天国立国十四年,纵横十八省,最终归于失败,那些大大小小的王、将,虽大多难免一死,却好歹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事迹、名姓,可数以百万计普普通通的太平天国士兵的命运,似乎一百多年来很少有人关注。

  其名为“圣兵”

  在太平天国,小兵是不能叫“小兵”的,其正式法定名称是“圣兵”。

  按照《太平军目》的规定,太平军一个军设中、前、后、右、左五个师,每师辖中、前、后、右、左五旅,旅辖一、二、三、四、五共五个卒,卒辖东、南、西、北四两,两辖刚强、勇敢、雄猛、果毅、威武五个伍长,伍辖冲锋、破敌、制胜、奏捷四个伍卒。两的长官“两司马”以上属于军官,伍长、伍卒属于士兵,士兵称为“圣兵”。

  这个“圣”字可了不得,太平天国是个盛行避讳的国度,很多词都是禁忌,如“大哥”不能说,因为只有耶稣才能叫“大哥”,就连洪秀全的哥哥洪仁发也只能叫“王长兄”;“提督军务”,因为用了和“基督”一样的“督”字,后来被改为“提掌军务”,甚至“师帅”也被改为“司帅”。照理说,这个“圣兵”也是得改的,因为按照洪秀全的说法,只有“只有真圣主皇上帝”才能叫“圣”,别说小兵,就算是他跟他儿子洪天贵福,叫“圣”也有些不太合适。

  但离奇的是,“圣兵”这个响亮的名字却一直未改,直到太平天国运动的最后期,小兵们还骄傲地顶着“圣兵”的崇高头衔,和他们的“天父”一起站在“圣字辈”的阵营内。

  其实后期洪秀全的“规矩”变化不少,在《钦定敬避字样》中,他和“代代幼主”都可以被称作“圣主”,他的荣光大殿可以叫“圣殿”,“圣恩”、“圣虑”、“圣裁”等曾被斥为“歪例”的旧称呼复活,被专用于恭维洪家父子,而一度销声匿迹的“圣库”也重新出现,不过性质从原先的官方仓库,变成半官方仓库、半官员小金库的怪胎。在此背景下,“圣兵”继续叫下去,也不算太出格的事。

  不过从种种蛛丝马迹上看,洪秀全似乎原本的确有意给“圣兵”降级。咸同年间有位浙江海宁的文人写了本《花溪日记》,里面将“圣兵”写作“胜兵”,考虑到“胜”并非贬义词,且这位文人在另一处将“御林军”故意写成“绿林军”,可以相信“胜兵”是太平天国官方文件所规定的新名称,只不过军中早已习惯了老说法,且洪秀全又“从不出京门”,天高皇帝远,自然管不着。

  按照《李秀成供》和其它一些时人记载,辛酉十一年之后,洪秀全将天京驻军的士兵改称为“御林兵”,其用意是避免被诸将分揽兵权,不过影响是更加有限的。

  士兵的待遇和地位

  杨秀清、洪仁干都曾在自己的著作中炫耀过太平军士兵的优厚待遇。

  首先是精神层面上的,跟着上帝走,上天堂快,“活着是坐小天堂,便是死了,也是升大天堂”;

  其次是物质层面上的。李秀成在藤县大黎里当雇农时,碰上萧朝贵部太平军过境,他便是听到当太平军“人人有饭食”而入伍的。尽管太平军在后勤方面缺陷不少,关键是没有建立完善的粮台制度,更没有下力气组织境内的生产,但就士兵的穿衣吃饭问题而言,他们还是相当重视的,尽管有时因敌人围困,他们也常弄到断炊,但士兵仍然获得优先供应。天京城1854年被围时,城中一度只有4个月存粮,普通百姓和后勤人员只能每天获得“男三合、女二合(一合为三两)”的有壳糙米煮粥充饥,但报名出城驻扎的圣兵却能每天吃到一顿干饭,“充先锋”(敢死队)的,还能吃到肉——要知道即使不缺粮的时候,太平军早期总制(一个军的最高长官,比军帅高二级)以下军官,就没有肉食定量了。

  早期当圣兵的有个最大的抱怨,就是家庭问题。太平军为了保持战斗力,长期实行男女分离,表示要等打败清朝,方能家庭团聚。但那时除了洪、杨、萧、韦、石、秦(日纲)、胡(以晄)7人可以夫妻同住,所有军官也和士兵一样“耍单”,连丞相也不例外,因此也说不上特别苛待小兵们。

  甲寅四(1854)年八月二十四日,太平天国恢复家庭生活,允许未结婚的结婚,已结婚的同住,而且不但军官,士兵也允许携眷行军,洪仁干在劝清朝官兵投降的布告中曾经得意地对比太平军和清军围城士兵的待遇,其中一大“天国优势”,就是太平军士兵可以每晚与妻子同住,尽享天伦之乐,而清兵则“形同鳏夫”。当然,这样拖家带口的部队,在后期出现很多问题,比如不耐野战,不愿长途调防,甚至因为顾恋家小安全不肯力战,一触即降、即溃等。

  然而太平军小兵的“地位高”是跟老百姓比,和官员比那就没法比了。按照《太平礼制》的规定,太平军小官遇见大官,要“跪伏道旁”,高呼千岁、千福等等,如果不照办或称呼错了,轻则杖责枷号,重则杀头。小兵原本是最低级的军人,太平天国又是出了名的干部多,普通士兵出趟门,不知要跪多少次呢。

  太平军的服装有明文规定,小兵按规定只需红巾裹头,身穿缝上前后号布的短衣,不许穿红黄色衣服,不许穿绸缎和华美服装,也不许穿长衣服,如果有,就必须剪成两截才能穿。后来由于许多江浙籍士兵不满,这项规定有所放宽,如果士兵自家带有绸缎或其它华美服装,或者红黄色衣服,可以当内衣穿,但必须盖上“天朝圣库”的大印。

  最让太平军士兵无法忍受的歧视性政策,是“刺面”。

  给兵士脸上刺字,据说是五代早期河北军阀刘仁恭的发明创造,后梁、后晋、后汉、后周,乃至两宋和契丹都一直沿用。由于当时对于判徒刑的罪犯也刺面,甚至直接送去当兵,因此兵士的地位被看作与囚犯无异,士气自然低落。南宋时为鼓励士气,朝廷开始招募“效用”(不刺面的高级士兵),到了元朝,给士兵刺面的制度逐渐废除。太平军重拾这一落后、野蛮的政策,自然遭到士兵和时人的反感。

  不过和宋朝只要当兵就刺字不同,太平军是只给“不听话”的刺字。林凤祥、李开芳率领的扫北军因为在外线作战,所补充的兵源都是强抓来的,为恐逃走,就都在额头上刺字,但自愿加入的就免刺,如一名后来被俘的固安县籍士兵金有,就因为是自愿参军,没被刺字。

  在比较巩固的地区,即使强拉来的兵,一开始也不刺字,而是只给逃兵刺,而且逃的次数越多,字刺的也越多,如第一次被抓回,会刺“圣兵”、“太平”,第二次则刺“自愿投降”、“包打江山”,据说有人因为逃跑次数太多,脸上脖子上被刺成看板的。

  据说设计该刺字方案者的构思,是被刺字的人因为脸上有字,不敢逃跑,而刺了“自愿投降”的一旦逃走被清军发现,更是死路一条。谁知道清军也不傻,他们弄明白底细后特别下令,刺字的一概不杀,结果有些明明没有刺字的逃兵也会想办法弄几个刺字,跑到清军关卡炫耀一番,不但能保命,还能得到丰厚的赏金,因为清军认为,但凡刺了好多字的“贼兵”,那准是不甘心造反,与长毛作坚决斗争的大清良民。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