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欧洲历史上最大灾难黑死病的祸首:被屠的猫  

2014-04-18 07:0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洲历史上最大灾难黑死病的祸首:被屠的猫

  家猫的兴起

  **********

  古埃及的文明源于尼罗河流域一带,世代文明的延续都是靠着古埃及昌盛的农业耕种,人民生活无不受到农业收成所影响。然而农业的收成,除了受到天气的左右,另一个最大的杀手莫过于是老鼠的为患。当人类知道猫原来是老鼠的天敌时,原本不被重视的野猫却反过来成为了人们不可多得的恩物。 因此,家家户户的埃及家庭便开始多了一名新成员--家猫!

  古埃及奉猫为神圣之物

  ********************

  古埃及不但视猫为重要的家庭成员,更视其为灭鼠的专员,是农作物和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旁谷仓的优质管理员。 因为猫的无比重要性,古埃及人逐渐把猫神化了起来。今天,当我们翻看古埃及的神话故事时,总不难看到猫在其中的重要位置。以下列举几例:

  太阳神拉在尼罗河旁边创造出人类之后,在夜间的时候出动了一只外形酷似猫的阿匹卜 (Agep) 来对抗邪恶之蛇。猫被描绘成正义之师去向邪恶对决。

  猫被看作为埃及女神贝斯特的化身,这位女神有着掌管女性生育的能力。每年春季,古埃及都会举行一场盛大朝圣活动,吸引数十万人一同歌颂女神贝斯特。其重要之处,不言而喻。

  埃及人常以木头/金属来配制猫形的护身符,并安放身边或挂在身上。

  基督教残杀猫只之数百年血腥历史

  中世纪末期,当基督教的势力掌控欧洲大陆之时,猫的神圣崇拜迅速变成历史,而且立即变成强烈的对立,猫被基督教视为非基督教神灵的象征(如上文所说,猫是古埃及的神明,是基督教的异邦神),是撒旦的写照,是邪魔的化身。在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卡通或电影,常被大众描绘为邪恶女巫的身边,总有一只黑猫或自己可变成一只黑猫.然后在黑夜中从事各种的邪恶邪魔活动。不管是人是猫,不管两者的关系为何,女巫与猫都是撒旦的写照,都是邪魔的化身,必须受到审判及残杀!

  约在十四世纪开始,罗马的教皇就不断的强调猫是与恶魔联系在一起的“非基督教的邪恶动物”,亦因为如此,猫正式开始了被基督徒残杀的时期,为时长达数百年之久,基督教徒把可爱猫儿推向走投无路之景:

  每逢盛大的节日里,基督徒都会以各种的方式把猫残杀至死,以示成功杀掉“撒旦/魔鬼”,而增加自身对神的使命感,及为盛大节日增添欢悦,亦表示对其所相信的神一种高度的尊敬。例如:基督徒会把猫从教堂的塔顶上扔下去,把猫活活的摔死;把猫掉到火坑或火堆中,将其活活烧死;把猫活活鞭策至死,以示对“撒旦/魔鬼”的憎恨及厌恶;泡一大碗水,然后把猫放入碗中将其活活溺毙至死;基督徒用各式的尖利硬物割开猫的喉管,然后在所割开的喉管位置塞进铁器,使其呼吸道感受到无比的辛苦,再硬把舌头挤出来然后割掉,最后将其再吊起让猫辛苦地慢慢死去;如基督徒夜里外出,巧遇一种小猫,他会用尽各种的残忍手法把这种猫杀害掉,若留活口或使用的方式不够残酷,则是对基督教神明不尊重和不崇敬;

  基督徒把残杀过后的猫尸体堆砌在建筑物的墙边,用作阻止其它邪魔入侵,以恶攻恶,以邪攻邪;把残杀过后的猫,取其余下有用的器官,用作制备药物。

  欧洲黑死病的罪魁祸首

  *********************

  相信大家对欧洲中世纪时的黑死病也不会过于陌生,它是人类史上最严重的瘟疫之一,这场瘟疫造成了全世界约 7500 万人死亡的惊人数字,在黑死病于欧洲的爆发时期,当时约三分之一的欧洲人口总数也是死于黑死病!

  相信也会发现中世纪时基督教于欧洲对猫的残杀及与同样是中世纪时发生的欧洲黑死病之间的千丝万缕关系。基督教对猫的残杀足足维持数百年,使得猫只在欧洲几乎绝迹。 当老鼠没有了猫这个天敌后,两者的生物链便会断裂,老鼠便能借此大好时机于欧洲大肆横行。鼠疫的滋生及快速的蔓延,造就了黑死病由来的至佳条件--这亦是当今科学及考古学界解释黑死病来源的著名鼠疫理论。

  对欧洲社会的影响

  ****************

  黑死病横行的时候,恰是基督教开始逐渐传遍欧洲的时候,欧洲人被没有感到上帝的赎罪,一场瘟疫就几乎毁灭了上帝自民众多的地区。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之一。起源于亚洲西南部,一说起源于黑海城市卡法,约在1340年代散布到整个欧洲,而“黑死病”之名是当时欧洲的称呼。这场瘟疫在全世界造成了大约7500万人死亡,根据估计,瘟疫爆发期间的中世纪欧洲约有占人口总数30%的人死于黑死病。这里的人口可以说不是基督徒就是天主教徒和少数正被打击的异教徒。在《论黑死病对中世纪欧洲社会变迁的影响》一文中也阐述了这场瘟疫的影响:第六章节 对宗教信仰的影响。

  黑死病肆虐使人感觉到生命本身是一场与死亡主宰之间无望的战斗。死亡不再是一种 等待重生的灵魂看守者,它变成了一个强取豪夺的怪物。这种对死亡看法的变化在很多 中世纪后期的文学和艺术作品中,都有所反映。上帝万能论的信念开始动摇,人们对上 帝及人生问题开始反思,从而为人们思想解放提供了契机。害怕被感染黑死病驱使很多人走上了朝圣之路,虔诚是个现成的理由。去朝圣可逃离 传染区还能访问圣地,这样对身体和心灵都有好处。在朝圣者中最亮丽的风景线是那些 宣称为帮助别人的苦修者,他们为自己和社会赎罪,在通过城市的进程中用带结的绳子 抽打自己赤裸的上身。苦修者相信他们的行动具有神圣的力量,显然,这些人好像代替 了牧师,成了天国与人间的调解人。这当然是教会不允许的,教皇克莱门特四世(Pope  Clement IV)于是宣布禁止公众苦修,然而运动如此强大根本无法禁止。黑死病降低了人们对教会精神领袖的信任,结果导致了许多自发宗教运动的出现。除 了少数一些教会能够勉强地维持控制外,其他的则走上了挑战教会精神独裁的道路。黑 死病制造了那么多痛苦,造成了那么多人死亡,宗教必须对此做出回应,需要找到新的 教义来对这些苦难做出解释。在受教育人群中,很多人开始认识到圣徒的礼拜式,以及 他们对圣物和神殿的礼拜是迷信和盲目崇拜。宗教争论的声音在黑死病过后的欧洲回荡 了几个世纪,并且争论最终导致了基督教世界的分裂。

  参考书目:

  [德] 雷纳.科特文;[德] 莱纳.茨格、弗兰克.克里门特图,高建中译,《神秘的猫》,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9/8。

  Cohn, Samuel K, The Black DeathTransformed: Disease and Culture in Early Renaissance Europe, London: A Hodder Arnold, 2003.

  戴特勒夫.布鲁姆,张志成译,《猫的足迹》,台北:左岸文化出版社,2006。

  [德] 瓦尔特.克莱默,《生活中最常见的谬误--嗨!都在胡说些什么》,青岛:青岛出版社,2008。

  《论黑死病对中世纪欧洲社会变迁的影响》马忠庚聊城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4 年第1 期7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