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张传伦: 岳飞之谜  

2014-04-25 07:0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传伦: 岳飞之谜
  少小时,听乡绅「说岳」,大人们嗟叹不已,说我们这个国家出最好的人,也出最坏的人,这一好一坏,「自古正邪同冰炭」的两个人,正是岳飞和秦桧。岳飞被杀于风波亭,千古奇冤,要杀岳飞的是秦桧,更是身兼皇子皇弟的宋高宗,因为最不愿徽钦二圣还驾的正是这位当朝的皇帝,金瓯叹缺、偏安一隅的皇帝也难舍九五之尊。

  朝野上下多年的战和之争,终于以岳飞为首的主战派即将大胜而画上句号,决定岳飞命运的时候也就到了。高宗明谕主和之意,秦桧说还请陛下慎重考虑三天,再做定夺。元帅岳飞绝不是国务总理秦桧可以轻易杀掉的,皇上铁心杀岳,他才敢有恃无恐地组织实施。三天后,皇上圣意已决,主和。秦桧第一要做的是罗织岳飞的罪名,封建社会奉旨杀人、依律杀人也要有无可逃绾的罪名方可定谳行刑,而岳飞的忠诚是无懈可击的,于是元帅韩世忠问秦桧「岳飞的罪名是甚么」?秦桧回答「莫须有」。千年来,人们一直认为这个「莫须有」,是「没有必须有」,「也许有」。新的解释是,陈鲁豫采访李敖,李敖说他在宋书中查到,「莫须有」是宋时的口语,甚么意思呢?「等等看会有」。李敖没有说明是在哪一本宋书中看到的,知识需求确切,我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一本宋书?

  二○一○年,李敖在刘长乐的安排陪同下,访问杭州,许是因了岳王坟就在西子湖畔的缘故,李敖谈岳飞,爆料最多,举其大要有三:言及「莫须有」这一罪名,较之接受陈鲁豫采访时,稍有不同的是他特别声明查阅了二百多种宋书,方得此结论。更为爆冷的一条是理学家朱熹不喜岳飞,针对岳飞有「骄兵悍将」之讽,此语于「岳家军」亦不无贬抑。其三,岳飞被杀有一罪名是岳飞骂皇帝乘坐的车,侮辱圣上。秦桧的「等等看会有」,最终找到的会不会是这「指斥乘舆」的罪名呢?李敖没有说,至于李敖此番说出有此「指斥乘舆」的罪名,所依何本?仍是无一语涉及,所幸李敖其人是考据的高手,一向善用证据说话,斯言不虚,亦乎可信。

  岳飞文武全才,有诗文传世,声闻遐迩的词作《满江红.怒发冲冠》,自明代中叶以后,每当国难当头、外侮当前,这首词无疑是鼓舞国人奋起斗争的冲天号角。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期间,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清晨播放的第一个曲目是这首慷慨激昂的《满江红.怒发冲冠》,一首词可以产生伟大的号召力,文学艺术有如此作用,于国史中观之,此乃绝无仅有的孤例。《满江红.怒发冲冠》,近代学者余嘉锡最早着文指出非岳飞所作,是为明人的托作。余氏之后夏承焘于一九六一年发表〈岳飞《满江红》词考辩〉一文,与之桴鼓相应,赞同余氏所论之外,且有新见。一九八○年,台湾《中国时报》,发表孙述宇〈岳飞的《满江红》?──一个文学的质疑〉一文,注重于词的文字内容和词作风格的疑义阐发,这篇文章很快在内地的《参考消息》上转载,迄今为止,余、夏、孙关于岳飞《满江红.怒发冲冠》一词的研究,仍是最有说服力、庶几可为定论的考证,我亦服膺其说,只觉三君考证之文,于文章题目似不应简化命题,《满江红》三字词牌之后,须加诸「怒发冲冠」四字,属岳飞名下《满江红》词有两首,两首词的首句分别是「怒发冲冠」和「遥望中原」,世人知之不多的「遥望中原」,学术界素无真伪之疑,奉为岳飞亲作。笔者于此特为标举,并非要做目珠之判,「怒发冲冠」一词,虽叹托作,犹不失其自明中叶以来无比巨大的价值和无可取代的历史作用,所谓「疑之而其词不因我而废,听其流行可矣」。然观真作「遥望中原」,声华不振,恒遇世人淡忘,真亦不彰,可为一叹!

  「怒发冲冠」一词最早载于明代嘉靖十五年,徐阶编辑《岳武穆遗文》,乃据明弘治十五年浙江提学副使赵宽所书岳坟词碑收文,此之前,不见经传,宋元正史稗文均无一字记载。数百年后,此词忽现于明中叶后期。赵宽碑记中述及岳飞名下另一首五律《送紫岩张先生北伐》,清人王昶考订为明人所作,第五六句「马蹀阏氏血,旗枭可汗头」,分明就是「怒发冲冠」词中,「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翻版。最令人信服的证据是岳飞蒙冤七十年后,其孙岳珂编着《金陀粹编》,未录「怒发冲冠」一词。珂富收藏,玄鉴精微,于宋时贤诗文搜集,不遗余力,更无疏漏乃祖这首声震九州岛的大作之理。何况其父岳霖先期访求岳飞遗书文稿,始于嘉泰三年恭撰《岳王家集》序文至端平元年再版此书,凡历三十一年,仍未裒辑此词入书,适乃又一力证。

  「怒发冲冠」下阕「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一句,严重违背地理常识,岳飞伐金的终极目标:直捣黄龙府!其址在今吉林境内,贺兰山在甘肃河套之西,相距数千里之遥!南宋时属西夏国,「这首词若真出岳飞之手,不应方向乖背如此」!承焘此说,的乎杰识!若止于此,又非完论,妙在其继而据史考证明代北方鞑靼逼居河套,进则骚扰东北西北,由明中叶迄至明亡的一百多年间,鞑靼铁骑鞭锋所向西指甘、凉,十有八九取道贺兰山阴。大明王朝终于在弘治十一年,有赖明将王越在贺兰山的卓越指挥,方始击败鞑靼,打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大胜仗,「踏破贺兰山阙,在明代中叶实在是一句抗战口号,在南宋是决不会有此的」。只有明代人才会有此地理形势的认识和时代意识。有鉴于此,夏承焘进一步推论「怒发冲冠」的作者是明将王越或为其幕僚代笔之作。然依现有资料审之,明确「怒发冲冠」究为何人所作,落实在名头,尚无铁案可定,明人托作允称无疑。

  四十年前孙述宇论文倾向于文学上的质疑,风裁格调,甚以为与岳飞真作《小重山》一词蕴藉大不相同,「《满江红》,激昂慷慨,英风飒飒,是一首英雄诗。但英雄诗是做不到英雄的诗人想望着英雄而创造出来的。真正的英雄心里未必有很澎湃的英雄感情,因为他们既能做英雄之事,便不会把这些豪杰事务看得这么了不起。岳飞多年奋斗和掣肘挫败的阅历经验在情绪上留下了印记,他的『小重山』词,就有一种深深失望而生出的欲说还休的味道。相形之下《满江红》是一首有事迹、有心志,但没有阅历的词。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