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西班牙与奥斯曼帝国争霸:动用强大炮兵围攻马拉加  

2014-05-19 06:2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班牙与奥斯曼帝国争霸:动用强大炮兵围攻马拉加

  一四七九年斐迪南和伊莎贝拉开始对阿拉贡和卡斯蒂利亚实行联合统治时,两个王国只是名义上的联合。虽然依照结婚契约,所有国书都应由两人签署,钱币上也刻有两人的头像,可是两国的行政还是由二人分别处理,完全保持独立,所以两国在政治上还是分开的,要真正团结一致,必须依靠某种巨大的冒险,使他们处于同一单纯目标之下,从而忘记其他的私利和彼此的疑忌。这个目标对所有西班牙人而言应该非常重要,足以成为注意的焦点。

  虽然宗教是重要因素之一,但单靠宗教还是不够。真正需要的因素是:一个领袖;统一的工具;以共同畏惧心理为基础的理由,因为畏惧有如磁石一样可以使人心团结。第一个因素可以在女王伊莎贝拉身上获得,她是狂热的天主教徒,也是注重实际的女政治家。第二个因素是教皇塞克都斯西世在一四七八年设立了单独的西班牙异教裁判所。按照戴维斯所著《西班牙的黄金时代》的记载:整个西班牙只有一个检察长,只有这个裁判所是两个王国间的唯一共同机关。在这方面超出了内争,也可以说是法律之间人人平等。第三个因素是对下一次伊斯兰教大规模入侵的惧怕心理,因为非洲从来不缺少战士。

  伊莎贝拉不仅用人格支配了西班牙,而且她也代表了骑士时代的遗风,只有她能带动这个疯狂的民族,这是任何男性领袖做不到的。瓦什在《伊莎贝拉传》中说:“她是一位女性十字军英雄,使文明发展和整个世界的前途都发生了变化。”对于她有许多夸大其辞的颂扬,下面克拉维耶所说的应该比较接近事实:

  “她是由各种不同英雄元素组成的一个奇特的混合物。她勇敢决断,但却毫不泼辣。她可以在一个晚上,口授命令,接着安坐下来刺绣一幅宗教绣品,或是象法兰西的安妮一样教训女儿。她在私生活方面非常简朴,在公共生活中却很会铺张。她是第一流的评论家,并且喜欢研究高深的哲学问题。她的思想果断明快,深蓝色眼睛使人感到温暖,能获得大家效忠。她又是一个奇怪的女人!热情,正直,坦白,也有点顽固。在世界上她只知道四种最优美的景象:战场上的军人,祭坛上的教士,床上的美妇和绞架上的盗贼。”(见《文艺复兴中的妇女》)。”

  至于第二点,虽然最后异教裁判所成了一种迫害工具。但正如戴维斯所说:这种“种族纯洁”的强烈要求,在世界上许多地方都一再如烈火一样爆发。而在西班牙,“种族纯洁”与“宗教纯正”却是不可分割的。此外他又说:作为一种皇家工具,用来统一国家和增强政府地位,这种制度的价值极大。这种说法也很易于了解,因为照一般情形来说,一个国家的伟大是与统治者的压迫成正比,只要这种压迫有个神秘根源或英勇目标。在西班牙境内可以找到这两种条件:神秘根源有圣罗耀拉(一四九一--一五五六年)创立的耶稣会,英勇目标就是游侠精神,“堂吉诃德”就是写照。

  第三个因素此时也产生了配合作用,不仅对西班牙,而且对全体西方基督教国家也一样。因为奥斯曼帝国的扩张已经唤醒了西方人。自从七一一年以来他们曾受到多次入侵。此时虽然土耳其人在多瑙河和亚德里亚海受到阻止,但谁都无法保证伊斯兰教徒不从非洲侵入西方,而从马拉加到摩洛哥只有一天航程。许多世纪以来,这种可能性一直使信仰基督教的西班牙人感到惊恐,因为西班牙是西欧的桥头堡,正象拜占庭对东欧一样,所以现在整个西欧也感到震惊。突然之间,在一四八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发生的意外事情使西班牙的统一成为可能。那一天,格拉纳达的国王阿布尔·哈桑因为对卡斯蒂利亚的内在条件认识错误,在狂风怒号的黑夜中袭击了龙达西北的设防城镇扎哈拉,杀死了守兵,将居民俘虏为奴。在过去七百年中,这样的突击已不计其数,但这回却是命中注定的最后一次。这次行动不仅使摩尔人从此衰亡,而且也导致了西班牙统一,并使一个新的帝国崛起了。

  虽然这时斐迪南和伊莎贝拉对这次挑战尚无准备,可是基于主动精神,加的斯侯爵罗德里戈却马上采取了报复行动。一四八二年二月二十八日,突袭之下,他攻占了距格拉纳达西北面约二十五英里的阿哈玛镇。此时国王和王后正在法雅多利附近的美狄亚,听到了这个成功的消息后,马上想到格拉纳达会倾全力来对付侯爵,就决定赶紧进兵去支援他。

  这个行动恰到好处,因为在三月五日,阿布尔·哈桑已经率领一支强大陆军出现在阿哈玛镇前面,但因为他来得过于匆忙,把他的攻城纵队留在格拉纳达没有带来。到了阿哈玛城下之后才发现城防实在坚强,无法硬攻,只有采取饥饿的方法围困。他正在围攻之际,听说援兵已在途中,所以在三月二十九日自动解围去格拉纳达搬取攻城纵队。当他再次赶回阿哈玛城下,刚刚将炮兵拖入阵地,斐迪南的军队也到了。因为害怕受到两面夹攻,结果只好再次解围撤去。五月十四日,斐迪南进入了阿哈玛,在那里集中了军队,七月一日,他率领四千骑兵和一万二千名步兵,出发去攻打安特克拉-格拉纳达大路上的洛雅城。他在途中遇伏,受到严重挫败,若非格拉纳达内部发生了政变,战争或许就此结束了。阿布尔·哈桑的王位被他的儿子博阿布迪尔篡夺了。

  一四七九年斐迪南和伊莎贝拉开始对阿拉贡和卡斯蒂利亚实行联合统治时,两个王国只是名义上的联合。虽然依照结婚契约,所有国书都应由两人签署,钱币上也刻有两人的头像,可是两国的行政还是由二人分别处理,完全保持独立,所以两国在政治上还是分开的,要真正团结一致,必须依靠某种巨大的冒险,使他们处于同一单纯目标之下,从而忘记其他的私利和彼此的疑忌。这个目标对所有西班牙人而言应该非常重要,足以成为注意的焦点。

  虽然宗教是重要因素之一,但单靠宗教还是不够。真正需要的因素是:一个领袖;统一的工具;以共同畏惧心理为基础的理由,因为畏惧有如磁石一样可以使人心团结。第一个因素可以在女王伊莎贝拉身上获得,她是狂热的天主教徒,也是注重实际的女政治家。第二个因素是教皇塞克都斯西世在一四七八年设立了单独的西班牙异教裁判所。按照戴维斯所著《西班牙的黄金时代》的记载:整个西班牙只有一个检察长,只有这个裁判所是两个王国间的唯一共同机关。在这方面超出了内争,也可以说是法律之间人人平等。第三个因素是对下一次伊斯兰教大规模入侵的惧怕心理,因为非洲从来不缺少战士。

  伊莎贝拉不仅用人格支配了西班牙,而且她也代表了骑士时代的遗风,只有她能带动这个疯狂的民族,这是任何男性领袖做不到的。瓦什在《伊莎贝拉传》中说:“她是一位女性十字军英雄,使文明发展和整个世界的前途都发生了变化。”对于她有许多夸大其辞的颂扬,下面克拉维耶所说的应该比较接近事实:

  “她是由各种不同英雄元素组成的一个奇特的混合物。她勇敢决断,但却毫不泼辣。她可以在一个晚上,口授命令,接着安坐下来刺绣一幅宗教绣品,或是象法兰西的安妮一样教训女儿。她在私生活方面非常简朴,在公共生活中却很会铺张。她是第一流的评论家,并且喜欢研究高深的哲学问题。她的思想果断明快,深蓝色眼睛使人感到温暖,能获得大家效忠。她又是一个奇怪的女人!热情,正直,坦白,也有点顽固。在世界上她只知道四种最优美的景象:战场上的军人,祭坛上的教士,床上的美妇和绞架上的盗贼。”(见《文艺复兴中的妇女》)。”

  至于第二点,虽然最后异教裁判所成了一种迫害工具。但正如戴维斯所说:这种“种族纯洁”的强烈要求,在世界上许多地方都一再如烈火一样爆发。而在西班牙,“种族纯洁”与“宗教纯正”却是不可分割的。此外他又说:作为一种皇家工具,用来统一国家和增强政府地位,这种制度的价值极大。这种说法也很易于了解,因为照一般情形来说,一个国家的伟大是与统治者的压迫成正比,只要这种压迫有个神秘根源或英勇目标。在西班牙境内可以找到这两种条件:神秘根源有圣罗耀拉(一四九一--一五五六年)创立的耶稣会,英勇目标就是游侠精神,“堂吉诃德”就是写照。

  第三个因素此时也产生了配合作用,不仅对西班牙,而且对全体西方基督教国家也一样。因为奥斯曼帝国的扩张已经唤醒了西方人。自从七一一年以来他们曾受到多次入侵。此时虽然土耳其人在多瑙河和亚德里亚海受到阻止,但谁都无法保证伊斯兰教徒不从非洲侵入西方,而从马拉加到摩洛哥只有一天航程。许多世纪以来,这种可能性一直使信仰基督教的西班牙人感到惊恐,因为西班牙是西欧的桥头堡,正象拜占庭对东欧一样,所以现在整个西欧也感到震惊。突然之间,在一四八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发生的意外事情使西班牙的统一成为可能。那一天,格拉纳达的国王阿布尔·哈桑因为对卡斯蒂利亚的内在条件认识错误,在狂风怒号的黑夜中袭击了龙达西北的设防城镇扎哈拉,杀死了守兵,将居民俘虏为奴。在过去七百年中,这样的突击已不计其数,但这回却是命中注定的最后一次。这次行动不仅使摩尔人从此衰亡,而且也导致了西班牙统一,并使一个新的帝国崛起了。

  虽然这时斐迪南和伊莎贝拉对这次挑战尚无准备,可是基于主动精神,加的斯侯爵罗德里戈却马上采取了报复行动。一四八二年二月二十八日,突袭之下,他攻占了距格拉纳达西北面约二十五英里的阿哈玛镇。此时国王和王后正在法雅多利附近的美狄亚,听到了这个成功的消息后,马上想到格拉纳达会倾全力来对付侯爵,就决定赶紧进兵去支援他。

  这个行动恰到好处,因为在三月五日,阿布尔·哈桑已经率领一支强大陆军出现在阿哈玛镇前面,但因为他来得过于匆忙,把他的攻城纵队留在格拉纳达没有带来。到了阿哈玛城下之后才发现城防实在坚强,无法硬攻,只有采取饥饿的方法围困。他正在围攻之际,听说援兵已在途中,所以在三月二十九日自动解围去格拉纳达搬取攻城纵队。当他再次赶回阿哈玛城下,刚刚将炮兵拖入阵地,斐迪南的军队也到了。因为害怕受到两面夹攻,结果只好再次解围撤去。五月十四日,斐迪南进入了阿哈玛,在那里集中了军队,七月一日,他率领四千骑兵和一万二千名步兵,出发去攻打安特克拉-格拉纳达大路上的洛雅城。他在途中遇伏,受到严重挫败,若非格拉纳达内部发生了政变,战争或许就此结束了。阿布尔·哈桑的王位被他的儿子博阿布迪尔篡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