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倭寇死亡谷-地狱谷中三星期  

2014-07-04 07:0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倭寇死亡谷-地狱谷中三星期

  雷鸣谷是周围环山的狭小盆地,我们向这峡谷进军。后来才知道,周围的山中有数万敌军在等待我们。当我发现敌军来袭时,我听到令人恐怖的迫击炮声越过我的头上在前面五十米的地方爆炸了。炮弹击中了马群,马群炸了窝般的在烽烟中乱冲胡撞。离开九江时有数千匹马,到雷鸣谷,连一匹马也没有了。从第二天开始,我们的中队就躲在水沟的土堆四周跟敌军对峙。然而由于四周的山中都是敌人,子弹从四面八方飞过来。

  战友们大部都受伤,也有些因为饥饿和疲惫而倒下来。死在水沟的战友们,他们的脸色都变成茶色而浮肿,白花花的蛆虫从他们的鼻孔和嘴巴掉下来。一连几天都没吃东西,只能从漂浮着同伴尸体的水沟里舀脏水喝,活着的人也都快变成了鬼。

  我也觉得我的死期到了。对着十月的月亮,我放声大哭。

  上述文字摘自被人广为引用的日军第106师团的一个幸存者--辎重联队运输兵那须良辅战后所著的《地狱谷中的三个星期》一书,描述了日军在万家岭战场上的狼狈处境。

  说实话,在中国战场上,日军整个师团陷入如此狼狈境地的情况并不多见,倒霉的第106师团却一下子接连遇到两次,一次是一个月前在庐山东麓遭遇薛岳的反八字阵式,第二次就是在这万家岭山区。

  当松浦淳六郎率第106师团向万家岭山区挺进的时候,他肯定没有想到这次出击将是他手下这支部队的覆灭之旅。

  1938年9月25日,松浦淳六郎率部进入万家岭山区。

  最初几天一路顺利。

  几天以后,日军开始遭到华军的强力阻击。

  薛岳的调兵遣将终于让冈村司令官看清了事实真相: 松浦淳六郎的第106师团即将遭到华军合围。冈村惊出一头冷汗,就在华军包围圈形成的前两天,也就是10月2日,冈村向松浦淳六郎下达了向北突围的命令。

  就在松浦师团长率队急急忙忙向北撤退时,发生了件意想不到的事:他迷路了。

  松浦迷路与地图有关。

  第106师团使用的军用地图还是十多年前冈村宁次在军阀孙传芳处做顾问的时候从孙传芳的指挥部偷来的,这些地图都是军阀自己绘制的,极不精确,地图与实际地形地貌根本对不上号。

  松浦拿着地图颠来倒去地看,就是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要往哪儿走。

  还好,军司令部的命令是往北撤退,地图不好使,那就使罗盘,反正只要找到北方,往北方走就好了。

  这罗盘拿出来,却更让松浦干瞪眼,这指北针乱转一通后,一会指左,一会指右,就是不指北。

  松浦哪里知道当地山区富含磁铁矿,指北针受到干扰,根本无法正常工作。

  地图有错误,罗盘不好使,按理说还可以根据太阳的方位找到方向,但不知是丛林太茂密见不到阳光还是因为那几天都是阴天,根本没有阳光,亦或松浦的脑瓜里根本就没有这样一根筋,反正松浦师团长就是没能找着北。

  找不着北的第106师团在山地丛林中瞎转了两天,浪费的这宝贵的两天使第106师团彻底失去了突围的机会。

  在战场上迷路,后果是灾难性的。冈村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冒险偷出来的地图会导致这样的结局,这大概也算得日本人在中国偷鸡摸狗行为的一次报应。

  10月4日,华军包围圈形成。

  10月6日,华军总攻开始,围攻的具体过程我就不赘述了,总之是华军十万人围着日军第106师团一万多人狠揍。

  由于华军揍得太狠,日军伤亡太大,尤其是日本武士道要求日军中下级军官作战时必须身先士卒,结果第106师团的中下级军官在华军的围攻中很快死伤殆尽。

  为了拯救第106师团,日军居然做了件人类战争史上极为罕见的事:向第106师团阵地空投了二百多名联队长以下的军官,企图重组被打残了的部队。可是这一招也依然没能挽救第106师团的覆灭。

  战至10月13日,日军第106师团官兵大部战死在万家岭战场,连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也差点被活捉或者切腹自杀。

  万家岭战场上的日军坟墓

  华军第4军前卫突击队曾突至万家岭第106师团司令部附近不过百米,因天色太黑,加之自身也伤亡重大,未能及时发觉松浦淳六郎。

  据战役结束后一名日俘供认:“(华军)几次攻至师团部附近,司令部勤务人员,都全部出动参加战斗,师团长手中也持枪了。如果你们坚决前进100米,师团长就被俘或者切腹了。”

  未能生擒松浦淳六郎,成为此次会战中最大的遗憾,否则,日本侵华军队序列中就将永远不会再有第106师团的番号了。按日军规定,如果一支部队主官被俘,军旗被敌方缴获,该部队的建制番号将永远取消,那样的话,也就不会有重建的第106师团以哀兵之势出现在后来南昌会战的战场上了。

  10月13日,日军援兵到达,松浦淳六郎以及第106师团一千人左右的残剩日军被接应出华军包围圈,万家岭围歼战宣告结束。

  万家岭一战,日军第106师团基本全军覆没,日军阵亡近万人。

  日军战报说日军在万家岭阵亡三千人。但地球人都知道,日方为了稳定军心和国内舆论,一向隐瞒缩小己方损失,有时侯爱面子到不要脸的程度。连冈村司令官本人后来都在回忆录中承认第106师团在万家岭遭到“全军覆灭性打击”,这“全军覆灭性打击”恐怕不是阵亡三千人就能交待过去的。

  如果你连日方的数字也相信,那可是连睡觉都要上错床的哦。

  另外,日军在万家岭战场还空投了二百多名联队长以下的军官,那是差不多整整一个旅团的中下层军官。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培养一个军官的成本要比培养一个士兵高得多,如果加上这批军官的损失,那么日军在万家岭战场的损失实际上已经超过了一个师团。

  随着万家岭战斗的结束,整个南浔线的战事也以华军的完胜而告终。在南浔线(包括瑞武路)战场,日军阵亡超过一万五千人,伤亡总数接近三万人,其中整整一个师团基本报销,是日军继台儿庄之后又一次重大挫败。

  南巡线战事以后,松浦淳六郎被撤职,从此未能再领兵。

  其实,松浦比较冤,庐山战败也许是他的责任,但万家岭全军覆灭却完全是冈村司令官瞎指挥的后果,松浦替冈村背了黑锅。

  对华军来说,万家岭大捷,却成就了很多人,其中成就最大的,还是后来的国军王牌悍将张灵甫。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