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东西德统一惊天内幕  

2014-09-06 06:2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西德统一惊天内幕

        24年前的8月31日,两德签署统一条约。人们或许只记得柏林墙倒塌时的电视画面,很少注意德国统一幕后的故事。如今,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乌克兰问题上保持了相当的克制,但其他德国政客不时传出反俄声音。乌克兰政治学者尤里·格罗登科翻出德国统一的旧账,并进而质疑:“也许这些人的使命真的是做默克尔女士的监工?”

柏林墙的倒塌与德国统一,至今仍被视为现代欧洲局势中最伟大的事件之一而彪炳青史。但同时不知为何人们却忘了,即便是独裁者希特勒,在吞并奥地利的时候,也举行了关于“合并”的全民公决(在德国投赞成票的比例为99.08%,在奥地利为99.75%)。而民主派的西德政治家们,当他们在1990年将民主德国并入联邦德国时,却忘了这么做。

当年的统一是怎么回事?

德国统一的条约是民主德国人民议院自1990年8月31年起通过的。但是让我们先回答一个问题:那时的东德议院是否表达了全体人民的意志?

显然,议院的这一举动甚至是在违背民主德国本身法律的情况下进行的。起先投票定于5月举行,然而在投票开始的7周前(即1990年1月28日),迫于反对派的压力,议院的人改变主意,决定于1990年3月18日提前举行。在此情况下,向来如学究一般一丝不苟的、“遵纪守法”的德国人居然不知为何忘记了,如此命运攸关的投票,应当以精心制定的法律——《选举法》为基础。

第一轮“民主”投票是在对德国统一社会党的继承者——德国民主社会主义党(观察者网注:1989年12月8日,东德执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更名为德国民主社会主义党)的无休止的诋毁下进行的。但即便如此,它依然位列第三,获得16.4%的选票。

随后便是社会民主党人的胜利。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他们的胜利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在图灵根和萨克森)。但在华盛顿看来,他们主要的“罪过”在于,支持未来德国统一后退出北约,采取中立立场。

在投票开始前几日,社民党的领导层遭到大肆抹黑,首当其冲的就是伊布拉西·博梅(Ibrahim B?hme,1944年11月18日生于莱比锡的一户犹太人家庭,本命Manfred Otto,被继父母养大后继承其继父姓名。在进入政坛前曾因批评苏联武装干预捷克斯洛伐克而失业。1989年成为德国社会民主党创始人之一——译者注),他被指控与东德国家安全部“斯塔西”合作(博梅自此政治人气一蹶不振,随后隐居柏林,淡出政坛。他本人直到辞世都一直否认自己曾与斯塔西有联系)。

最终,欧洲—大西洋主义的辩护士们——基督教民主主义分子——拔得头筹(他们获得了40.8%的选票)。东德的社会民主党人被如此地损害与压制,以至于他们不得不支持东德并入西德并加入北约。

德国作家M.施耐德著有《被中断的革命》一书,在书中列举了西德政府违反选举程序,直接干预投票过程的事实。类似的情况还有不少。苏联那时同样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解体的,而且那些人也丝毫不羞于违反哪怕是自家的法律。在“欧洲价值观”的盛典之下,一切手段都是名正言顺的!

东德问题的解决方案与欧洲历史上的其他案例有本质性的区别。二战后,萨尔地区曾在数年内被法国人占领。在它的领域上还成立了一个事实上的独立国家——萨尔兰。它甚至曾经举着自己的旗帜参加过奥运会。

美国与英国支持萨尔地区并入法国(这就是所谓的德国“盟友”问题,在上世纪80年代末正是这些国家反对德国的统一与强大)。1955年,萨尔人被迫举行了全民公投,但是65%的人反对加入法国,接着便又进行了新一轮的全民投票——大部分人支持加入联邦德国。直到1957年1月1日,在经过激烈的社会讨论后,萨尔加入了西德。我们可以看到,这里面丝毫没有逼迫的成分。顺带一提,法国人并未放弃自己在此处的优先权,就像苏联在东德一样。他们逼迫德国人签署条款,满足了自己的一系列要求,包括法语必须被当做第一外语学习等等(这一条款至今仍在履行)。

当今的德国到底是什么

民主德国最后一任部长会议主席洛塔尔·德迈齐尔(Lothar de Maizière)曾于1990年领导东德的基督教民主主义分子。那时的东德社民党领袖是博梅。这些人事实上促成了西德对东德的吞并。

但“德国统一”的真正幕后推手们,并未因此高看他们一眼。1990年10月,就在东德终结前,约阿希姆·高克成了前东德国家秘密警察“斯塔西”档案馆的特别管理专员。很快,媒体上便出现了铺天盖地的抹黑德迈齐尔、博梅以及其他东德社民党领导人、基督教民主主义分子以及社民党党代表们的消息。他们个个都是“斯塔西探员”。

最终,德迈齐尔不得不离任。博梅也离开了。同样离开的,还有另外一个党派——“民主觉醒党”(Der Demokratische Aufbruch/Democratic Awakening,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曾是该党党员,还曾自1990年2月起担任该党发言人——译者注)的领袖沃尔夫冈·施努尔(Wolfgang Schnur)。随后有人便把“科尔的小女孩”默克尔推了出来,并促使民主觉醒党与西德基民盟合并。没过多久,默克尔便加入了推翻那些德国统一“元勋”的队伍。现在,她是德国总理,美国的盟友。

1990年对德迈齐尔、博梅以及施努尔等人的抹黑行为,是不可能在西德内务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进行的。现在他是德国财政部长,对欧盟所有国家的财政预算都有重大影响。高克则当上了德国总统

现在,只要观察一下这些人的反俄言论,就会不由自主地想,也许这些人的使命真的是做默克尔女士的监工?毕竟,并非从来都可以预见默克尔的下一步。也许,他们现在的目标也是泼“不得不泼”的脏水,以免华盛顿怀疑他们的忠心。

柏林墙倒塌后的这个德国,建立在歌颂“统一的德意志民族”与“欧洲价值观”的华丽辞藻之上。她变得更自由,更美好,更光明了吗?从近年欧洲和乌克兰事务来看,我们不得不心存疑虑。

德国“左翼党党团”的代表莎拉·瓦根克内希特(Sahra Wagenknecht)在自己2014年6月于联邦国会发表的卓越演讲中,引用了法国历史学家、社会学家伊曼努尔·托德(Emmanuel Todd)的一句话:“德国人已经在不自觉中再一次扮演了为其他欧洲人带来灾难的角色,而在某个好日子,他们会为自己也带来灾难。”

倘若一开始便在歪曲事实和欺骗国民的基础上建设“幸福社会”,那么迟早有一天会迷失在自己的双重性当中,最终失去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