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告诉你被掩盖的真相,不要再被愚弄

 
 
 

日志

 
 

古代小官吏如何“捞钱”:财产过亿 衣食享用堪比皇帝  

2015-01-01 13:0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代小官吏如何“捞钱”:财产过亿 衣食享用堪比皇帝

  “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式的大官巨贪,经常创造贪腐史上的新纪录。不过,俗话说,“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小官小吏也能大贪巨贪,其贪腐的数额与其职位之悬殊,也让人惊诧结舌。搜罗起古代“小官巨贪”,罄竹难书,我们抽个历史切片,以嘉庆十四年(1809年)的几个小官贪腐的案子,来看看这“小官巨贪”有多厉害。

  小吏冒领公款:69000两银

  古代所谓“小官”,大抵指七品及以下的芝麻官,而最低级的是吏员,一般是干满五年,成绩优秀者,可以得正八、九品官职,相当于现在的科长和股长。乾隆时定制,吏员经考核后,分别去取,一等授予从九品职位,二等授予流外官职,可见,不少吏员是品秩最低的小官。

  由于吏员熟悉法律条文和工作流程,能够代官理政,逐步成为官府中的实权派,领导不得不迁就倚仗。尤其是中央吏、户、礼、兵、刑、工等各部吏员,虽然职级很低,甚至是未入流的“临时工”,但是领导要么不懂审计、财务等专业知识,要么懒得去管具体的事务,审核权、批驳权落到书吏手里,就有了弄钱的机会。

  嘉庆年间的书吏假印案,就是这样来的。嘉庆十一年十二月,工部书吏王书常伙同铺户蔡泳受等假捏盛京等处修理旗薹,利用伪造的工部公章,赴库领得缎疋颜料等物。吃了甜头之后,胆子更大,他们或捏造大员姓名,反复向内务府、户部支领库银;或移咨户部,经户部凭文办札,交领三库银两物料。

  至嘉庆十四年案发,他们共作案十四起,冒领银数共计5万余两,冒领颜料缎疋按例价计值银19000余两,合计69000两银。按照当时一两银子值约200元人民币计算,共贪侵了1380万人民币,平均一次搞近100万。

  区区小吏敢在皇帝眼皮底下搞钱,至于地方官员向他们行了贿又不敢说的事又凡几何?可想这些书吏多富有。晚清思想家冯桂芬曾做过一个估计:吏部四个司的书吏每年大概能得到三百万两银子的好处费(相当于现今6亿人民币)。曾做过监察御史的李慈铭说:“京城的官员大多贫困到快不能生存,而这些书吏财产过亿,衣食享用,堪比皇帝。”想来绝非夸饰之言,遥想他们的家被查抄之时,面对过亿的钱财,换作现在的钞票,烧坏几台点钞机很正常。

  王书常等人的贪腐行为后来被一工头告发,嘉庆皇帝得报后,“殊为愤懑”,将涉案的小吏处斩处绞,或发往黑龙江为奴,无一遗漏。内务府大臣苏楞额、工部堂官河明阿,被小吏多次蒙骗,嘉庆认为他们“昏聩糊涂”、“直同瞽目”,直接骂他们是瞎子,“深负联恩,岂堪复胜部院之任?”将他们革职。其他相关大员,也遭到降职或黜革处分。

  小官私吞救灾款:25000两银

  同样是嘉庆十四年,还发生了一起小官巨贪的事,即王伸汉冒赈谋杀案。这个王伸汉为陕西渭南人,监生出身,捐了个从九品,后来又捐升知县。知县是正七品,相当于现在的县处级,是个“芝麻官”。

  嘉庆五年,王伸汉署睢宁知县,十一年改任盐城知县,后来山阳知县出缺,两江总督铁保奏请以王伸汉署理县事,理由是山阳县是个交通要道,“事务夥繁”,“若非精明强干、熟悉河漕情形不能胜任”,称王伸汉“心地明白,办事认真……今以之调补,实属人地相宜”。显然,在上级领导的眼里,王伸汉是一个能吏。

  王伸汉确实是个能贪墨的官吏,在此之前的嘉庆十三年,黄河决口,淮安一带首当其冲,房倒屋塌,人民流散,饿殍遮道,皇帝下诏发放救灾款。山阳县共领到救灾款九万余两银,能吏王伸汉一面谎报灾民人数,冒领救灾款,一面缩减实发数目,克扣救灾款,一个人就贪污了二万五千两,占去救灾款的近1/4强。

  这等于说,王伸汉这一次就贪污了500万元人民币。后来案发,朝廷“将王伸汉任所、原籍家产抄没”,不过没有详记从王伸汉家中抄出多少赃款,但王伸汉从嘉庆五年出道,到嘉庆十四年被法办,为官近十年,这个敢贪救灾款,“直向垂毙饥民夺其口食,岂复尚有人心,行为竟同盗贼”的七品芝麻官,弄的钱没有上亿,也应该有好几千万,得专门用一个房间来储藏。

  王伸汉贪污很有一套,将上上下下都打理得很好,给了他的直管上司淮安知府王毂一千两银好处费,实现了“利益均沾”和攻守同盟。要不是朝廷派查赈委员,新科进士李毓昌一行到灾区查视赈灾工作,发现王伸汉的冒贪行为,而李毓昌想做清官,严词拒绝王伸汉三千两银的贿赂,让王伸汉起杀人灭口之心,最终不慎留下破绽,王伸汉就能将这数万两银子吞下去。

  案发之后,嘉庆帝痛恨至极,命将王伸汉斩立决,本想将王伸汉四个儿子“俱发往伊犁,交该将军分置各城,以泄幽愤”,因其儿子都太小,只好作罢。不过,据史料记载,他的几个儿子成年后仍被发配新疆,有两个死在流放地,遗孀孤苦无依,还要缴纳罚金。

  嘉庆皇帝还要求铁保查究山阴县其他官吏,发现除了山阳县教谕(县教育局长)章家麟,“不特未经得银,亦且核对所开户口毫无浮冒”外,余者皆有贪腐,于是命将章家麟送部引见,以知县即用,其余都予以相应惩处。

  王伸汉贪污的胆子可谓大矣,一次救灾款他敢贪掉1/4,不过,还有比他更厉害的,那就是直隶宝坻县知县单幅昌。嘉庆十三年六七月间,宝坻县一带阴雨连绵,引发洪水,侵淹大量良田,灾情严重。直隶总督温承惠赶紧向朝廷奏报,嘉庆皇帝决定进行“恩施”,令温承惠上报受灾人口,以便拨款救灾。宝坻县属于重灾区,得到四万余两银的救灾款。

  嘉庆十四年初,温承惠奏称,上一年宝坻县办赈“有短少赈银”现象,且为知县单幅昌、同知归恩燕、署定兴县顾准共同“侵蚀挪用分肥”。嘉庆遂令温承惠选派公正得力之人前往调查,结果发现:单幅昌侵贪救灾款二万余两,相当于400多万人民币,“侵蚀之数至于过半,则该邑待赈贫民,不能仰邀抚恤者,不知凡几。”我们试想一下,一个县长侵吞国家拨给县里的救灾款的一半,岂只是令人惊诧的贪得无厌,简直是毫无人性,置穷黎饿莩之生死不顾。

  因此嘉庆听了十分震怒,先将单幅昌拟斩,继则又认为,短短数月内江苏、直隶先后发生两起侵贪赈银案,说明各省大吏对查赈之事,并未尽力尽心,决定对失察之官员进行处理。总督温承惠降为二品顶戴,布政使方畴降为三品顶戴,均革职留任。

  观古知今,真的“别拿村长不当干部”,管好小吏之贪同等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